雪天月y

本命家教泽田纲吉与魔道祖师薛洋
虽是平凡人一个,但是是脑洞贼大的那种_(•̀ω•́ 」∠)_

【晓薛】夭寿啦!武当来拐师弟啦!(中………鬼知道什么时候能更完)

楚留香世界观的魔道CP大乱炖!
为了剧情而私设的私设一大堆,主晓薛,看着温润禁欲实则是个腹黑变///态的晓道长×看着流氓邪气实则纯情到连点香阁都没去过几次的(wei)皮华洋
有其他副CP,有原创人物。
魔道CP明确所以会打tag,至于楚留香的话各种都有所以只打主要tag。
狗血剧情有,注意避雷。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文笔不好,还在锻炼中…………
注意这里!!!本章有微邱蔡以及忘羡隐形越野车。
名字就定成这个吧我也想不出其他名字了(咸鱼瘫)
以及蔡师兄是个暴娇(?)并不是财迷!不玩楚留香的小可爱要注意啊!!!
能接受的就请往下吧——




















































虽然师兄师姐和他说过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要和晓星尘在一起………
薛洋咬下一颗糖葫芦,瞄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晓星尘。
但是道长这么好看,还给他糖吃,不会对他怎么样吧?就算真的心怀不轨,他薛洋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晓星尘总不至于把他吃了吧?
再说了………
薛洋看向坐在他对面的金光瑶和樱月夕。
现在他也不是一个人和晓星尘待着。
“阿洋,接下来你们有何打算?” 晓星尘放下茶盏,笑着问薛洋道。
“啊?啊!?” 薛洋回过神,咽下口中糖葫芦。“不知道啊,瑶瑶,小夕,你们说呢?”
“我想找寻姐……” 这是樱月夕。
“我想躲起来……” 这是金光瑶。
金光瑶揉了揉眉心,现在他可烦的要死。上次那个悬赏任务没完成,钱没拿到就算了,结果还惹了一身骚,现在还要在这看着熊孩子,而且……
金光瑶看了下晓星尘,又看向薛洋。
哎呦……我辛辛苦苦带大的傻儿子哦……
“既如此,那阿洋和我一道做任务可好?” 晓星尘说道。上次那么一弄,华山的人肯定和薛洋说了什么,所以现在,首先还是要消除薛洋的戒心,能够和他单独一块才行。
“那瑶瑶和小夕呢?”
樱月夕与金光瑶非常同步的放下茶杯,看了眼晓星尘。
“我有任务,先遁了。”
“师门课业,要做了。”
说完金光瑶和樱月夕便一前一后的走了,徒留薛洋在那懵逼。
“那阿洋,走吧?”
“哎?啊!好的!”
薛洋应了一声跟上晓星尘。
应该没有事的吧……?



何止是没事啊!?简直要称霸江湖了好吗!?
…………虽然并没有
但是!!!
薛洋眼冒星星的看着面前正与中原一点红对打的晓星尘。
道长………真的太厉害了!!!
天知道他和金光瑶他们组团打这个本打了多久!?又被打的多痛!?
虽然现在他们只是打的侠士本但是他们只有两个人啊!而且他自己还在一边吃瓜。
全程都只有晓星尘在动手。
晓星尘一边应付着中原一点红,一边偷偷瞄下薛洋。在见到薛洋眼里闪着的光,晓星尘轻笑出声。
是真的单纯。



“道长!道长!你好厉害啊!”打完后薛洋一直围在晓星尘身边,眼里光芒闪烁。“我什么时候也能变得这么厉害?”
晓星尘将手放到薛洋头上摸了摸,“迟早会的。”
不,有他在并不需要。
薛洋还想在说什么,余光一撇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哎?那个人不是………师父?”
听到薛洋的话,晓星尘转头,就看见忘羡二人骑着马向这边跑来。
来到晓薛二人面前,蓝忘机将马停下,然后对二人点了下头,而魏无羡却并无反应。二人也没有下马的意思。
薛洋看着魏无羡,只觉奇怪。
他这师父无时无刻不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笑容好像永远都会挂在他的脸上。但此时魏无羡面上泛红,手抓着蓝忘机的袖子 ,整个人缩着,身子轻微颤抖。
薛洋所见的,晓星尘又何尝没注意到?他与蓝忘机对视一眼,心下便明了,眯眼微笑:“看来师弟与师侄有事要忙呢,那我和阿洋便不阻你们了。”
蓝忘机再对晓星尘点了下头,“告辞。”说完脚一踢马肚,就要离开。
而也就是那一瞬间,魏无羡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腰一下挺直,惊叫出声。
“唔!、蓝二哥哥别、呀啊!”
果然是那样呢………
晓星尘看着渐渐远去的忘羡二人,心里打着某些小算盘。
“道长,师父他怎么了?受伤了?”
晓星尘回头,见到薛洋一脸疑惑还有眼里的求知欲,心里没来由的有种负罪感。
“啊……师侄没事的,阿洋放心,况且含光君也在呢。”
“哦……哎!?师侄???师父???”
“嗯,无羡是我的师侄,他母亲是我的师姐。”见薛洋一脸疑惑,晓星尘解释道。
“可武当不是只收男弟子???”
“以前是有女弟子的……只是后来就没有了。”
“哦⊙∀⊙!”



那一次之后,金光瑶和樱月夕好像变忙了,薛洋去找他们去登剑阁都说没空。
但根据薛洋自己的观察,樱月夕应该是忙着和沈冰寻黏糊,毕竟七夕节快到了。而金光瑶则是忙着躲什么人,毕竟有时薛洋自己无事在野外御剑到处飞时会看到金光瑶躲在一些平常人找不到的地方。
所以,现在薛洋大部分时间都和晓星尘在一起。
但是,最近薛洋没有去找晓星尘。
因为,晓星尘不久前去了玲珑坊!
并且,还是薛洋自己亲眼看见的!
“哼!本来以为道长是个不错的人!没想到居然回去这种地方!!!”
顾祭辰听了,说“你自己也不是个好人啊,邪恶值都超三百………对不起我什么都没说。”
………惹不起惹不起。
“就算这样,可我不会去这种地方啊!!!”
………你不去那地方是因为对那地方有阴影吧?
顾祭辰拍拍薛洋的肩,“晓星尘好歹也是个男人嘛,男人……总会有那方面的需求的,即使是明月清风也不列外。他又没有道侣………不就………”
顾祭辰说到这,突然感觉脖子上一凉,立马噤声。
“呵,是吗?那顾少侠去过几次呢?这么了解……怕是去过不少次吧?”沈冥玄说着,手中匕首更加接近顾祭辰的脖子。
“咳、小玄你听我解释………”
沈冥玄没理顾祭辰,只是看向薛洋。 “你要是好奇,可以自己去看看。”
薛洋听了,一愣,然后反驳:“我……并没有好奇,只是……感觉心里不怎么舒服。”
沈冥玄看了薛洋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啧,儿大不中留……”
薛洋:?????
沈冥玄也不再多说什么,拽过顾祭辰的领子就拖着人走,走了几步又顿住,回头看像薛洋,扔了袋元宝给他,“想去就去吧,钱不够算我账上。”说完拖着顾祭辰走了。
薛洋拿着那袋元宝,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


结果……还是来了。
薛洋站在玲珑坊门口,手里拽着沈冥玄给的钱袋。
薛洋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再来这个地方,而且他也没想到,晓星尘居然会来这种地方。
一想到晓星尘来这里,薛洋心里就一阵泛酸,怎么样都不舒服。
这么好的道长,为什么会来这种烟花之地!?
薛洋是越想越气,心一横走到现如今负责玲珑坊的沈袖面前。
“老子要点人!”
沈袖早就注意到薛洋了,也认出了薛洋。毕竟薛洋最近都和晓星尘在一起,名声也渐渐传开了。
沈袖很聪明,见薛洋这模样也知他是第一次来,顺着他道:“不知少侠要点谁?”
“道……那个明月清风,他点谁我就点谁!”
沈袖听了,轻笑一声,心下有些明了,这也能解释晓星尘为什么不在薛洋身边了。
看来会有一出好戏了。
“少侠请随我来。”


薛洋跟着沈袖来到玲珑坊的一间上等房门前。
沈袖敲了敲房门,道:“蔡师兄,有贵客。”
“有钱留下,没钱就滚!”
从房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很暴躁, 看来声音的主人脾气并不是很好。
薛洋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主,一听这话立马怼了回去:“给你一袋元宝,要不要?”
“…………进来。”
闻言,沈袖推开房门退到一边,让薛洋进去,待薛洋进去后,沈袖就把门关上。
薛洋进去后,就见一个面容英俊的男人坐在桌边喝着茶,身上居然穿着武当派的衣服!
对此,薛洋只是惊讶了一瞬,但他更多的心思放在晓星尘不仅来这里点人,而且还是点的男人!
“呵,不是说武当弟子都很有钱吗?怎么你会在这里卖呢?”薛洋冷笑道。
蔡居诚一听,眉毛挑了挑,但是看在一袋元宝的份上忍了下来,突然又回过神来,看向薛洋。
这家伙不知道他是什么状况吗?不是全江湖都知道………
想到那些糟心事,蔡居诚的太阳穴狠狠突了两下,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这位少侠,贵姓?”
“…………薛”
“…………薛少侠要不要喝杯茶?”
“不要。”
啊………尬聊现场。
两人相顾无言。
气氛实在尴尬,薛洋忍不住,问蔡居诚道:“你们这里没有酒吗?老子要喝酒!!”
蔡居诚眉毛挑了挑,但是好不容易来了个冤大头,也就强忍着脾气回答:“有!薛少侠要喝什么酒?”
“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给老子拿来!”
“………行,反正不是花老子的钱。”
说完,蔡居诚起身走出房间并大力甩上了门!
…………嘿我这暴脾气:-)



等蔡居诚回来,身后跟了几个小厮,每人手上都抱着一缸酒。
“此乃姑苏天子笑,楼里有的都给你搬来了,那你是不是……” 说着,蔡居诚伸手敲了敲酒缸,“该把钱付了?”
薛洋冷哼一声,直接把沈冥玄给的那袋元宝扔了过去,想着晓星尘居然这么眼瞎点这么个财迷,还是男的!!
蔡居诚接住钱袋,打开发现还真是一袋元宝,难得的笑了笑。“开封,给薛少侠倒酒。”
然后………
然后他们就疯狂的喝起了酒。
主要是两人之间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晓星尘的缘故,薛洋对蔡居诚没什么好感,而既然对方不给自己好脸色看,蔡居诚更不会去热脸贴冷屁股,要不是薛洋那一袋子元宝,蔡居诚还不给他进来呢。
然后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各自饮酒,一不小心……
就喝大了,也喝醉了。
“都是邱居新那个混账的错!要不是他!我怎么会落得这步田地!!”
“晓星尘那个伪君子!什么明月清风!!呸!道貌岸然!不要脸!!”
“卑鄙小人!”
“无耻之徒!”
“衣冠禽兽!”
“浊月污风!”
门口的“衣冠禽兽”和“浊月污风”:……………

【晓薛】夭寿啦!武当来拐师弟啦!(暂定)

楚留香世界观的魔道CP大乱炖!
为了剧情而私设的私设一大堆,主晓薛,看着温润禁欲实则是个腹黑心脏的晓道长×看着流氓邪气实则纯情到连点香阁都没去过几次的(wei)皮华洋
有其他副CP,有原创人物。
魔道CP明确所以会打tag,至于楚留香的话各种都有所以只打主要tag。
狗血剧情有,注意避雷。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文笔不好,还在锻炼中…………
标题名字乱想的,其实并没有确定,毕竟我取名废(瘫)
能接受的就请往下吧——(顺便我洋世界第一可爱就是要宠着他!!!)



















薛洋是七岁那年被魏无羡捡回华山的。
当时魏无羡受谷师姐所托下山采买物资,正好看到那时的薛洋坐在街角,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面小贩手里拿着的一扎糖葫芦。
魏无羡又想起了高师姐对他的嘱托,摸着下巴想了会,然后扬起了一抹奸笑。
魏无羡从小贩那买了串糖葫芦,然后走向从他拿到糖葫芦的那一刻开始就眼睛放光的看着他的薛洋。
魏无羡在薛洋面前蹲下,将糖葫芦在薛洋面前摇了摇,“想吃吗?”
薛洋很诚实的点了点头,嘴角都开始滴口水了。
“做我徒弟就给你吃。”
薛洋听了歪头想了想,并不是很懂魏无羡的意思,但是答应了就有糖吃,所以薛洋最后还是答应了魏无羡。
就这样,薛洋被魏无羡捡回了华山。
现在薛洋回想起那时候,就特别替自己感到不值。
对此魏无羡耸了耸肩,说:“那徒弟你说怎么样才值呢?”
薛洋表示:“一根糖葫芦怎么够?起码得给老子来一扎!”
魏无羡:…………哦。

如今薛洋年芳(?)十五,也是能够下山的年龄了,是时候下山闯荡一番了。
魏无羡给了薛洋一个地址,苦口婆心的对已经按耐不住的薛洋说道:“这是金陵非常著名的一个景点,你到这里找你的云梦小师妹,她会带你领略这个江湖的。”
薛洋:?????什么玩意儿??为什么作为师兄的我要被师妹带啊???
鉴于这句病句槽点太多所以薛洋并没有打算理,但出于师徒之间的信任薛洋还是去了那个景点。
那是薛洋第一次去玲珑坊。
薛洋:老子信了你的邪。

薛洋刚按照地址到了玲珑坊,就被一个胖女人抱住了大腿。
“啊啊啊好痛啊!我腿都被你撞折了快赔钱!”
好歹薛洋也在市井间混过七年,哪里不知这女人是在讹钱,当即表示拒绝。
让薛洋没想到的是,这女人居然会武功!虽然不是很强的武功但是她耐打啊!
打了快半个小时还没把梁妈妈打趴下的薛洋对这个金陵著名景点产生了恐惧。
在华山的八年里,虽然有时薛洋会偷懒,但也还算勤学苦练,实力并不差。
但是现在他居然干不过一个中年女人???
话说这女人的体型他好像在哪见过来着?
就在薛洋想着要不要放弃见什么师妹跑路的时候,从天而降一个人把梁妈妈引走了。
薛洋正奇怪,就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那个………是薛师兄吗?”
薛洋回过头,就看见一云梦弟子站在自己身后。
薛洋努力回想了一下,试探着开口:“是……樱月夕?”
“嗯嗯,是的。”云梦弟子——樱月夕说道,然后打量了一下薛洋:“果然如师父所说,薛师兄长得很好看,还有一对可爱的小虎牙,但是师兄………”
说到这,樱月夕顿了一下,“为什么把见面地点定在点香阁?这里……是烟花之地啊,而且梁妈妈还时不时会讹钱………”
薛洋:????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啊!
此时此刻的薛洋在想着要不要脱离师门。

在师妹樱月夕的带领下,薛洋领略了一下江湖,还一起去打了林清辉一顿。
然后,薛洋明白了一个道理。
云梦医者,惹不起惹不起。
怪不得明明小师妹比他小两岁还能比他早下山。
至于那天引开梁妈妈的人,那是个暗香女弟子,也是他小师妹的道侣,叫沈冰寻。
是的没错是道侣。
起初薛洋还有点不信,或者说不适应,但是后来渐渐就习惯了。
毕竟人家喜欢谁爱谁那是人家的事,少去多管闲事。
这么些日子下来三人也混熟了,樱月夕问薛洋要不要和她们结义,薛洋想了想也没什么,也就顺了她的意。
由这个结义,薛洋认识了很多人。
沈冰寻的弟弟沈冥玄,也是个暗香。沈冥玄的道侣并且也是薛洋的华山师兄,顾祭辰,这个人和他师父一起并称华山搞事双雄。(后来加了个薛洋并称华山三剑客【bu  shi】)云梦女疯子兼小师妹的云梦师姐百里千潼以及后来与薛洋并称恶(shuang)友(hua)的沈家姐弟的暗香男师弟,金光瑶。
金光瑶是沈冥玄收的徒弟,收徒过程和薛洋差不多,都是落魄时被带回去的。
金光瑶原名孟瑶,至于现在为什么叫金光瑶………其中曲折暂且不说。
因为沈冰寻修为高,暗香里一些重要的事需要她出面,没有多少时间陪着薛洋和樱月夕,刚好的在离开时遇到出来做悬赏的金光瑶,就拜托金光瑶帮忙看看。
至此,薛瑶夕三人(gao shi)小组正式成立。
金光瑶表示他一点都不想成立这个小组。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两年过去了。
三个人经常一起到处玩,但最常做的事,就是去登剑阁与人比试。
而薛洋与晓星尘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登剑阁的比试场上。

那是晓星尘第一次见到薛洋。
那时晓星尘与挚友宋岚也是时常组队一起闯荡江湖,渐渐地名声越来越大。
两人虽然一个是武当道长,一个是少林高僧,但两人志趣相投,有着共同的理念,一聊便觉相见恨晚。
宋岚虽然是和尚,但却有着一身出尘的清冷气质。两人在江湖上,便被人称为“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那一次晓星尘与宋岚难得有兴致去登剑阁参加比试,但苦于另一名队友有事离去,无法进行三人比试。
那时两人一时找不到队友,在想要不就参加单人的比试时,有人申请加入他们。
说来也巧,这个人居然是晓星尘师侄的师姐,云梦弟子,江厌离。
晓星尘与挚友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通过了江厌离的申请开始匹配。
然后就匹配到了薛洋他们。
后来晓星尘有想过,如果当时江厌离没有申请加入他们,又或者他们就参加了单人比试,是不是就会错过薛洋了?
不过,他们还是遇到了。

那是薛洋第一次见到晓星尘。
老实说刚进比试场地,薛洋就注意到晓星尘了。
没办法,谁叫晓星尘是武当弟子,而薛洋是一名华山弟子。
武当和华山之间那些恩恩怨怨,江湖上谁人不知?
况且………
薛洋再次偷瞄了一眼晓星尘。
晓星尘闭着眼睛,大概是在闭目养神。
不得不说这个武当长得……非常好看。
俊逸的脸再加上那出尘的气质,就像是神仙下凡。
晓星尘穿着武当的重阳装,一身白袍更加给他加分。
似乎是感受到了薛洋的视线,晓星尘微睁开眼,朝薛洋笑了笑。
薛洋愣在原地。
眼睛……好看………
好像有星星在里面。
樱月夕见薛洋看着对面的武当道长在发呆,便唤他道:“师兄,比试要开始了,你在发什么呆?”
“啊?哦哦。”薛洋回神,赶忙做好战斗准备。
哼,就算你长得再好看,眼睛真的有星星,也要打的你叫爸爸!况且你还是武当的。
在比试开始前薛洋如此想到。
结果却是自己被对面打的叫爸爸。

薛瑶夕失败的原因很简单。
薛洋:打不过对面武当
金光瑶:切不过对面和尚
樱月夕:治(bao)疗(ji)不过对面师姐
就很气!
本来晓星尘是想与薛洋说说话的,却没想到对面输了就很果断的退出了比试。
晓星尘:啊……没说上话,以后还会不会遇上呢?
宋岚似有所觉的看了晓星尘一眼,然后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
呵,武当华山:)

比试输了,薛洋和樱月夕表示不开心。
然后去雁来客栈大吃特吃了一顿。
金光瑶忍无可忍的把钱袋扔给店小二然后跑到雁来客栈后面接了个悬赏。
金光瑶:啊——不仅要赚钱养家糊口还要照顾两个熊孩子好累啊——做个悬赏冷静一下。
金光瑶没想到的是,最后他不仅没赚到钱还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当然这就是另一件事了。
视线转回薛夕这边。
两个人正吃得开心时,薛洋收到了魏无羡的一封加急飞鹰传书。
上面只有寥寥几字——
华山有难,速回!
看完薛洋和樱月夕解释了一下然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华山。
那是薛洋这一辈子做的最后悔,但也最庆幸的一件事。
薛洋:师父我谢谢你啊:)

“去华山讨债?”晓星尘听到一位师弟这么说后,顿时来了兴趣。
他是华山弟子………去华山能不能见到他呢?
“我能去吗?” 晓星尘问那位师弟道。
师弟听到晓星尘的话,惊讶的看着晓星尘:“晓师兄你也要去?”
“不可以?”
“啊……也不是不可以……” 师弟就纳闷了,为什么平时看着不会对这种事感兴趣的人都来跟他说要去讨债?
不过人家不说他也不问,默默把晓星尘的名字加入了讨债队伍里。
晓星尘看了一眼队伍的人名,发现蓝忘机居然在里面。
晓星尘惊讶了一瞬,然后又了然的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是去见媳妇啊……
不过嘛……
晓星尘脑海里又再一次浮现出那张俊俏可爱的脸。
我大概也差不多?

薛洋赶回华山后就看到谷潇潇师姐以及一众师兄师姐在比武台严阵以待,就连平时不修边幅一副懒懒散散模样的华无痴师兄都特意换了个装打扮了一下。
薛洋疑惑,然后走到魏无羡身边问道:“师父,怎么回事?这么急?”
不知道是不是薛洋的错觉,他觉得魏无羡现在好像非常紧张。
魏无羡看了一眼薛洋道:“还能是什么,就是武当来讨债了呗,只是……”
两人正说着呢,另一波人马也到了。
为首的是黄乐,他紧张的瞄了一眼身后站着的蓝忘机和晓星尘,又看了一眼华无痴,最后无奈叹了口气,对谷潇潇拱手道:“谷女侠。”
谷潇潇看到黄乐身后的蓝忘机和晓星尘,心里惊了一下,然后对黄乐拱了拱手:“黄少侠,规矩……还是照旧?”
“是,只是这一次……要改成三局两胜,你们胜了便免掉这月的债务,若输了就要还钱,没有问题吧?”
谷潇潇点了点头,“没问题。”
“像以往一样,我打头阵。”黄乐走上比武台,对华无痴做了个请,“华兄,还请一战。”
华无痴没有回话,走上了比武台,只是谁都能看出他有点紧张。
而魏无羡一看到对面的人时,嘴里就开始念叨着“完了完了完了”,而薛洋在看到晓星尘后,眼睛一亮。
是上次那个武当!
晓星尘一来就在华山弟子里搜索着薛洋,在看到薛洋时也看到了薛洋看到他眼睛发亮。
晓星尘轻笑一声。
你是不是也和我是一样的心情呢?

比武很快分出了胜负,黄乐输了。
“华兄还是那样厉害,黄某甘拜下风。”
“哪里哪里,黄兄也是,华某也差点招架不住。”
……………商业互吹还是花式虐狗?
两人一下台,晓星尘身边的蓝忘机就走上了台,看到这一幕华山一众弟子倒吸一口气,谷潇潇也不例外,而看到这一幕,魏无羡更是面如死灰。
逢乱必出含光君,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先不说他为什么参与这种事,就算参与了,也不可能上台吧?
可现在………
薛洋疑惑的看着这一切,然后又看到他的一众师兄师姐在倒吸一口气后都是一愣,然后不约而同的往他的方向看过来,视线集中在他师父身上。
薛洋:………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感觉到众人的视线,魏无羡叹了口气,然后走上比武台,对上了那从未从他身上离开过的眼睛。
“华山魏无羡,含光君还请手下留情。”
蓝忘机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唇,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被他看得有点心虚。
然后,蓝忘机动了。
他冲到魏无羡面前,魏无羡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蓝忘机拥进了怀里。
众武当华山弟子:卧槽含光君?????
薛洋:哦——妈的辣眼睛。
“婴。”
“等等!蓝二哥哥!现在还在比试中!”魏无羡挣扎着,企图推开蓝忘机,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再者………
魏无羡动了动鼻子,他分明从蓝忘机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香。
妈耶谁给他家蓝二哥哥喝酒的!?老子不neng死他!!?
感觉到魏无羡在挣扎,蓝忘机抱得更加用力。“婴,不生气?”
“好好好,不生气不生气,蓝二哥哥你先放开我成吗?”醉酒的蓝湛得哄!真的得哄!
“不要!”蓝忘机果断拒绝,并且手上更加用力。
“等、蓝二哥哥,我要喘不过气了……”
闻言蓝忘机松开了点力气。他把头埋在魏无羡颈窝边,说道:“婴,不生气,回家。”
“哎哎哎!?可是现在还在………”
“不管!回家!”
“好好好好好,回家回家。”
蓝忘机闻言,直接将魏无羡抱了起来,不顾众人的吃惊以及魏无羡的惊呼,驾着墨鹤走了。
两帮人马对视一眼。
谷潇潇:“这局怎么算?”
黄乐:“…..………平局吧。”

第三场比试,也是最关键的一场。
黄乐在弟子中环顾了一圈,刚想点名,结果晓星尘就说道:“第三场我来吧。”
然后就走上了比武台。
黄乐:我还什么都没说……?
华山这边看到晓星尘走上台,反应如蓝忘机走上台一般。
明月清风晓星尘,这里估计无人能敌吧?
谷潇潇叹了口气,准备亲自上场,但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窜到她身边,说道:“谷师姐,我想上台!”
谷潇潇定睛一看,是魏无羡收的徒弟,自己的小师弟薛洋。
谷潇潇皱了皱眉,“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江湖有名的明月清风,你不够他打的,可别受伤了。”
“明月清风?” 薛洋歪头想了想,然后道:“不懂,不知道,什么玩意。”
谷潇潇:………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师姐,你就让我去吧!我和他打过,他也没多强,我可以的!” 薛洋抓住谷潇潇的手,眼神坚定的看着她。
谷潇潇:行吧行吧,你可爱你说了算。
站在台上的晓星尘把一切都尽收眼底,心里暗暗高兴。

薛洋走上台,对晓星尘挑衅一笑。
“华山薛洋,不知道长可还记得我?”
薛洋……怎么会不记得呢?晓星尘轻笑,“武当晓星尘,还请薛少侠赐教。”
见晓星尘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心下里认为是晓星尘不记得,冷笑一声便拔剑冲向晓星尘。
而就是这一刻,晓星尘开口说道:“这场比试,我认输。”
喵喵喵?!???!
这是在场所有人听到晓星尘的话后心里的想法。
薛洋听到晓星尘的话,前冲之势一顿,差点摔倒。
薛洋稳住自己的身形,然后怒气冲冲的走到晓星尘的面前,揪起他的衣领。“你他妈耍我呢!?还是说看不起我!觉得我一定会输!?”
“咳,薛少侠误会了,只是突然的晓某想起一件事,最近晓某受了伤,师尊嘱咐过不可妄动真气,刚才晓某忘了这回事,我很抱歉。”
瞎扯!!!
这是两拨人马的内心想法。
你面色红润,周身真气流动通畅,你跟我说你受了伤?!!???
听到晓星尘的话,薛洋收了手,收好剑,不服气的哼了一声,“原来如此,又不早说………”
等等你别信啊!?!!!!
华山那边的一脸嫌弃的看着武当那边,并表示这就是你们的明月清风晓星尘???而武当那边一脸惊恐的看着晓星尘,并表示他们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回去会不会被晓师兄一个斩无极灭口?!!!
谷潇潇都快把手里的剑折断了,那一边黄乐也是满脸尴尬。
最终黄乐还是开了口,说道:“那么这次就是华山派的胜利,这个月的债务就免了吧。”
谷潇潇阴沉着脸点了点头,并开口叫薛洋回来。
薛洋听了,对晓星尘拱手微笑了下,走下了比武台。
晓星尘看着薛洋的背影,想着刚刚薛洋的微笑,愣愣出神。
“晓师兄!晓师兄!快下来!” 黄乐在台下叫着,“晓师兄你快下来!再不下来那边华山派要炸啦!!”
晓星尘回过神,果然看到华山的一众弟子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薛洋还疑惑的看着自己,不知道他哪里触怒了师姐师兄。
…………真单纯。
晓星尘下了比武台,随着一众武当派弟子离开。
之后薛洋便被师兄师姐一遍又一遍的警告着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离晓星尘远点!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薛洋还是应了下来。
































————————————暂时就这么多了,剩下的我还在码中…………
顺便聊天室那篇大概在我码完这篇文后再开………毕竟如果两个一起开的话我大概就会有一个弃坑不填了(bu shi)
总之就是这样,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ớ ₃ờ






















其实挖坑不填挺爽的………( ̄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