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月y

本命家教泽田纲吉与魔道祖师薛洋
虽是平凡人一个,但是是脑洞贼大的那种_(•̀ω•́ 」∠)_

【晓薛】夭寿啦!武当来拐师弟啦!(下………完结!)

楚留香世界观的魔道CP大乱炖!
为了剧情而私设的私设一大堆,主晓薛,看着温润禁欲实则是个腹黑变///态的晓道长×看着流氓邪气实则纯情到连点香阁都没去过几次的(wei)皮华洋
有其他副CP,有原创人物。
魔道CP明确所以会打tag,至于楚留香的话各种都有所以只打主要tag。
狗血剧情有,注意避雷。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文笔不好,还在锻炼中…………
注意这里!!!本章有微邱蔡以及一辆玩具车。
嗯没错就是这样完结了。
以及断更了好久真的很对不起!!!(土下座)
因为忙着其他的东西所以一直没更,至于对话体那篇文…………………………………
我说我坑了你们会生气吗?









































……………开玩笑的,只是什么时候填就不知道了。
那么下面正文开始!


























看着面前的两个醉鬼,晓星尘无奈轻笑。
而邱居新则是二话不说,走过去把蔡居诚揽在怀里 。
晓星尘见状,也走过去打横抱起薛洋,然后对邱居新点了下头,走出了房间,顺便关上了门。
晓星尘抱着薛洋出来后,就看到沈袖站在门口,好像有意在等他一样。
沈袖见到晓星尘出来,对其拱了拱手,道:“我已备好另一间雅间给晓道长,还请晓道长随我来。”
晓星尘对沈袖点了点头,“有劳了。”
房里,蔡居诚这时也回过神来,开始挣扎。“邱居新你这混账东西!!放开我!!!”
“师兄你醉了。”邱居新稍稍用力压制住蔡居诚的挣扎,然后抱起蔡居诚走向床榻。
蔡居诚见状,酒醒了大半。“邱居新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师兄知道的不是吗?” 邱居新将蔡居诚压在床榻上,伸手摘掉了自己的衣冠。
“衣冠……禽兽……嗯?”

 

薛洋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抱起自己走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然后又把自己放下了,躺着的地方软软的,应该是在床上。
薛洋睁开眼,就看到晓星尘正坐在床边,伸手过来好像要摸他的脸。
薛洋愣了一下,然后大力拍开晓星尘的手,坐起身扯着晓星尘的领子将他扑倒在床上。
“晓星尘!!!”
晓星尘在薛洋拍开他的手时愣了下,还没回过神就被薛洋扯着领子扑倒在床上。
“………哎?”
“哎什么哎你这个浊月污风!!”薛洋压着晓星尘,跨坐在他身上。“我原本以为你是个不错的人,没想到你居然来这种地方点男人!!我看错你了!!!”
本来晓星尘还在奇怪为什么最近薛洋都不来找他,却来这种地方,听到这话,晓星尘便明白了。
他的阿洋……这是吃醋了吗?
晓星尘看着面前因为喝酒的缘故脸变得潮红,眼神还有点迷离的薛洋,心里有点痒痒。
“嗯?为什么阿洋要这么说?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晓星尘轻笑,“虽然来这种地方确实不妥,但我愿意来啊。”
“哈!?晓星尘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阿洋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又为什么管我?”
“你……凭什么?”
“我………!”
薛洋听到晓星尘这么说,卡壳了。
“而且阿洋你自己不是也来了?” 晓星尘说着,伸手抚上薛洋的脸。
“我……我那是……”
薛洋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脑子里犹如浆糊般乱成一团。
是啊……人家爱来就来,他有什么资格去管?
但是………
“道长……道长……”
薛洋小声呢喃着,弯下腰把头埋在晓星尘的肩窝处。
“道长……阿洋知道错了,你以后……以后别来这种地方……好不好?”
说着,薛洋声音带颤,好像要哭出来似的。
啊………好像过分 了。
“好啦好啦,阿洋……是道长的错,阿洋没错,乖。” 晓星尘轻笑着,安抚似的摸了摸薛洋的头发。
“道长……道长……回家……我们回家,好不好?”
“好好好,都听阿洋的。”
晓星尘揽着薛洋的腰坐起身,手却无意中碰到了什么东西。
晓星尘低头一看,是一个小木盒子,里面装着什么不言而喻。
是了……这里毕竟是烟花之地呢,怪不得阿洋会………
晓星尘低头看薛洋,薛洋依旧缩在他怀里,头窝在他肩上,身子甚至在轻微颤抖。
晓星尘的眼神瞬间变得晦暗不明。
薛洋不知道晓星尘在做什么,现在他脑袋一团乱,只知道要抓好晓星尘。好像不这样晓星尘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晓星尘沉思着,脑海里却突然闪过前不久遇见的那位云梦姑娘所说的话。
先下手为强!
晓星尘再次摸摸薛洋的头发,拿过那个小木盒子放进怀里,然后抱着薛洋离开。
“阿洋……我们回家。”

晓星尘的家园布置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般,宁静淡雅,明月清风。
但此时屋子里却传来与这环境极为不符的暧昧呻吟。
“唔……啊!道长……不、要!太深……呀啊!”
此时薛洋被困于墙壁与晓星尘之间,身上霹雳套除了颈部的环扣外尽数被脱下,身体泛着情欲的红光,眼神迷离,嘴唇喂张露出一截舌尖。
晓星尘在薛洋身后不知疲倦的耕耘着,紧紧抱着薛洋好像他会突然消息一般。
“阿洋乖……且在忍一下。”
“不……不要!道长……阿洋受不住了……求你、唔!停……停下来……”
说完,薛洋就轻微的挣扎起来,晓星尘皱了下眉,抓过薛洋的双手举过头顶按在墙上。
“阿洋……好孩子,再忍一忍。”
“不……不是好孩子……道长……道长你停下、求你、啊!”
“阿洋乖,再等等。”
晓星尘说完,加快速度进攻。
“额啊啊啊!道长不要!停下……停下啊啊啊!!”
………
夜晚还长着呢。


第二天,晓星尘醒来,看到身边熟睡着的薛洋,心里眼里都溢满了柔情。
终于是……得到你了啊,阿洋。
果然那位姑娘说的没错,管他怎么样,先下手为强。
薛洋露出的肌肤上满满的都是青红的印子,不难看出昨晚的激烈。
晓星尘理了理薛洋凌乱的发丝,然后轻吻上薛洋的额头,一路向下,吻住了薛洋的唇。
薛洋身子轻颤了一下,但并未睁眼。
晓星尘看着薛洋,轻声道:“阿洋既然醒了,何不睁开眼睛?”
闻言,薛洋睫毛轻颤了颤,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道长………”
“阿洋感觉如何?还好吗?”
“还……还好。”薛洋道,始终不敢正视晓星尘。
晓星尘也不说话,只看着薛洋。
“道……道长!我……!”薛洋想说什么,却在看到晓星尘的眼睛时噤了声。
晓星尘看着薛洋,没有说话。
两人之间一时无话,但一切又尽在不言中。
“道长……我还不清楚我对你是什么感觉,但至少……”许久,薛洋才再次开口。
“至少,我并不讨厌……这样。”
听到薛洋的话,晓星尘再也抑制不住,将薛洋紧紧拥进怀里。
“没关系,阿洋,这就够了,我会等你的。”
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很多很多…………












评论(8)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