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月y

本命家教泽田纲吉与魔道祖师薛洋
虽是平凡人一个,但是是脑洞贼大的那种_(•̀ω•́ 」∠)_

【原创】我锻出了一只大天狗

为了剧情的私设。
阴阳寮的私设可能更多,如下:
在阴阳寮里,你是真实存在的,是男的就是男的,是女的就是女的。
你的存在就像是管家一样的,各种事是你指挥晴明他们去做。任务你接,资源你管,人员安排也是你来,就连抽符也是你决定,不过战斗抽符还是由晴明他们做,就算你跟着去战斗,也是和观战式神一起观战而已。
也就是说,阴阳寮还是是晴明的,你是他的管家。
因为并没有CP之类的出现,所以只打有关标签。
那么,以上。










————————————那么,正文开始!











2.出事啦!
  “………你,说什么?”
  “对不起,主上!对不起!”
  百里千潼看着跪在地上的一期一振,目光略呆滞。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如果我早点发现埋伏着的敌人,小退……小退就不会………”
  百里千潼没有说话,视线转移到放在一期一振面前的布包上。
     那里面,放着五虎退。
  断掉的五虎退。
  “开什么……玩笑……”
  明明只是去远征旅行,为什么会遭遇敌人?遭遇到敌人也就算了,以一期一振他们的实力,应对是没问题的………
  可为什么………会有那么强大的检非违使出现……
  “明明就………不可能会出现的………”
  “主上,一期哥已经尽力了,只是……”药研藤四郎握紧拳头,努力压抑住情绪说道:“敌人实在是太强大………我们………”
  他们也很意外。按常理来说,应该不会出现敌人才对,更别提那么强大的检非违使,否则的话,他们的主上也不会放心的把他们派去那里旅行。
  跟随着一期一振出去的厚田藤四郎还有前田藤四郎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小声抽泣着。
  本丸里的其他人也都沉默着,谁也不出声。
  就算化身付丧神,他们的本体还是刀剑。
  刀断,也就意味着死亡。
  百里千潼沉默着,走到一期一振面前,然后蹲下,将布包抱在怀里。
  “我说过,我会陪着你们,直到最后。”
  “主……上?”加州清光看着百里千潼,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这个样子的主上,他见过一次。
  那是所有审神者的初始刀都会经历的一场演练。
  在那场演练里,为了向审神者们展现刀剑们的真剑必杀,初始刀都会重伤然后开启真剑必杀。
  虽然只是演练,但刀剑们却是真的重伤。
  而就是这之后,加州清光知道了他的主上的疯狂一面。
  因为自己重伤,他的主上跑到时间政府那大闹了一场,听说闹得非常厉害。
  本来加州清光是不知道,后来在一场演练里听到其他的自己说起自己的主上,他才知道了这件事。
  也由此,自己主上就多了个女疯子的称号。
  在自己重伤之后,他的主上也是这个样子,不像平时的逗比样子,而是沉默的可怕。
  这是女疯子在发疯的前兆。
  “我说过,会陪着你们,直到最后,就一定会做到。”百里千潼抱紧怀中的布包,咬紧下唇。
  “主上………”一期一振看着百里千潼,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痛苦。“你……不要这样,你这样……小退也会难过的。”
  百里千潼没有说话,而是更加抱紧怀中的布包。
  “那个……主人。”加州清光看着这样的百里千潼,心里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他刚开口说话,百里千潼却突然向本丸跑。
  “等等!主人你去哪?!”
  “主上!”
  见到自己的主上突然跑开,刀剑们都吃了一惊,之后反应过来赶紧追了上去。
  百里千潼跑走后,径直跑进了锻刀室,然后猛的把拉门拉上,不给追上来的刀剑们进。
  “全都不准进来!”
  追上来的刀剑们听到这句话都停在了锻刀室门口。
  “我会……把小退……找回来的,一定会的!”
  “主上,你别这样!”一期一振猛锤了几下门,对着里面的百里千潼道:“事已至此………也无法挽回啊!”
  五虎退断刀了他又何尝不痛苦,可是就算他再痛苦,五虎退也不可能回来啊!相反,要是让五虎退知道他们这个样子,他也会伤心难过的。
  “谁说无法挽回的?”
  突然的,百里千潼说出一句话让一期一振愣了一下。
  “你以为我是谁?”
  百里千潼沉着声音,说道:“我和你们说过的吧?我在我家的身份。”
  一期一振听到后愣住了。
  想起他主上在她家的身份………或许,她真的能让小退回来………
  只是………
  真的能做到吗?
  百里千潼说完后就再也没说话,而是把目光放到锻刀炉上。
  所有的审神者都以为断掉的刀剑无法修复,可她百里千潼不这么以为。
  修复刀剑的方法时间政府没有公开。否则的话依某些审神者的性格,恐怕所有的一切就得乱了。
  不过,她百里千潼是谁?她的家族的实力可不弱于时间政府,否则的话她又怎么敢去政府那大闹。
  得到一个修复刀剑的方法自然不在话下。
  她不像其他审神者那样去养二号机三号机,她只会养一把,就是最开始得到的那一把。
  把这个修复刀剑的方法弄到手,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
  百里千潼把布包放到地上。打开后拿起里面五虎退的断刀,然后……
  用他割开了自己的动脉。
  动脉被割开,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百里千潼把五虎退放进熔炉里熔掉,然后把手放在熔炉上方,让血流进熔炉里。
  修复刀剑,需要所属审神者的大量精血与灵力,而且越大的刀所需精血与灵力就越多,这也是时间政府不把这方法公开的原因之一。
  随着鲜血的流失,百里千潼的脸色一点一点变得苍白,眼前也开始发花。
  还没有……好吗?
  老实说百里千潼也不知道修复刀剑到底需要多少精血与灵力,她只知道要一直献血与提供灵力直到熔炉里发光。
  之后便是与平时一样的锻刀步骤。
  百里千潼本身实力不俗,所以就算失血过多一时半会也死不了,也因此她才敢这么做。
  但是也不代表真的不会死啊。
  就在百里千潼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熔炉里终于有了反应。一团微小的光芒出现在熔炉里,仿佛随时会熄灭。
  “五虎………退。”百里千潼看到这团光芒,终于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吩咐从她进来就开始待命的刀匠进行锻刀,百里千潼用剩余不多的灵力封住伤口,然后扯下衣服上的布料包扎伤口,之后靠在一边的墙上等待。
  看到刀匠做完一切,百里千潼立马扔了个加速符过去。
  然后……
  看到锻刀炉里的光芒逐渐放大,百里千潼觉得一切都是值得………
  “参上,吾名大天狗!”
  的………
  ??????
  等等!?
  光芒落下,一位有着俊美容貌的男子出现在百里千潼的面前。金发如阳,眸如深潭,就连背后那对翅膀的羽毛也是漂亮至极。
  “就是汝把吾召唤来的吗?”
  百里千潼好像没有听到男子的话一般,还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男子见百里千潼不说话,他也就不说话了。
  “夭……”
     “?”
     许久,百里千潼才回过神来,愣愣开口。
  “夭………夭寿啦!搞事情搞出事来啦!”
     ………………
     另一边,某阴阳寮里。
     “咳咳,今日我夜观天象,掐指一算,今天可能会出SSR,所以………”
     “别说了,要抽就抽吧。”
     “………我怂啊晴明大人qwq”
     辛辛苦苦集了一百多张符,要是全是R怎么办?
     “抽不抽你来决定,我们只是执行。”
     “………别这样,我真怂。要不……点指兵兵?”
     “真是够了………爱抽不抽,烦!”
     “qwq博雅大人我错了,抽吧抽吧,大不了再集就是了。”
     然后………
     “呜哇!疼………”
     “没……没事吧?”
     “啊……没什么的,就是心头血少了一口。”
     “还有最后一张符,抽吗?”
     “………就最后一张你说抽不抽?”
     “………急急如律令!”
     只见一阵强光闪过,然后阵中人便现出了身影。
     “我,是五虎退。那个……啊咧?我不是………”
     “啊……又是R……吗………”
     ???????
      WTF?!
  面前的人,看样子是个小孩子。奶白的发丝,琥珀色的瞳,身边还围绕着五只可爱的小老虎。
  “那……那个……你们是?”
  那孩子有点迷茫,而且好像有点胆怯,说话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了别人。
  “不……”
  “嗯?那个……”
  “不……不是吧?!出事啦!!!”
  “呜哇对不起!”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