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月y

本命家教泽田纲吉与魔道祖师薛洋
虽是平凡人一个,但是是脑洞贼大的那种_(•̀ω•́ 」∠)_

【原创】我锻出了一只大天狗

各位宝宝看着是不是好像很严肃的样子呢?不过嘛………后面就严肃不起来了,毕竟某雪就是逗比一只,写不出什么超严肃高大上的文,所以……
后面就是狗子OOC的不归路了。








——————————————————那么,正文开始!












3.被迫交换的两人
  王玥瑮表示很懵逼。
  这……这招出来的小家伙在式神花卷上没有啊!
  而且寮办也没通知说有新的式神出现啊。
  不过小家伙超可爱就是了!看那一身短裤小军装,那一双白嫩嫩的腿……
  不行,鼻血要出来了!
  “那……那个……这里是哪里?”小家伙略带胆怯的开口。啊——连声音都好好听!好软啊……心都要化了……
  “醒醒,口水流出来了。”
  “嗯?!什么!?………哪有?博雅大人你骗人!”
  “那么,孩子,你说你的名字是……五虎退?”晴明微笑着,蹲下身看着五虎退说道。
  “嗯……嗯!那个……请问你是?”五虎退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惹怒了对方。
  “没事的,别害怕,我们不是坏人。”晴明尽量放轻声音,安抚五虎退的情绪。“总之,这里不是你的世界,不过安心,一定会没事的。”
  “嗯?晴明大人你怎么知道这孩子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王玥瑮疑惑的问。
  “就是感觉吧?这孩子身上有着非常强大的灵力,这种力量我从未见过,或许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晴明说着,轻轻摸了摸五虎退的头。
  “那个……这里难道……是死后的世界吗?”五虎退说着,声音染上了哭腔。“我……我果然……死了吗?”
  “哎哎哎?!什么什么什么?!怎么会呢?!你不是好好的还活着?”王玥瑮惊讶的说道。
  “可是……可是我明明……”五虎退说着握紧了自己的本体,“我明明已经断掉了啊!”
  “断……断掉!?哪断了?手吗?脚吗?还是说……头或者腰?呜哇!太可怜了!”王玥瑮说着,抱紧了五虎退。
  “不……不是,我……断掉的是我的本体,所以……我应该死了才对……”
  “本体?就是你手上的这把短刀吗?”博雅指了指五虎退手上的本体,说道:“不过,这不是好好的吗?”
  “是……是这样没错……可是我明明就……”
  他明明就断掉了啊!那一刻的感觉,不会忘的,真的……非常的痛!
  “哦呀?好像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呢。”
  这时,一位女子走进了召唤室。
  “八百比丘尼大人?你打御魂回来了吗?”王玥瑮看到来人,眼前一亮,说道:“你能占卜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吗?”
  “嗯………”八百比丘尼看了看五虎退,然后笑的高深莫测,“不可说呢不可说。”
  说了就不好玩了。
  “哎——怎么这样。”
  “嘛,与其在这里瞎讨论还不如先让人家休息一下。”八百比丘尼说道:“毕竟人家远道而来很辛苦的。”
  “………八百比丘尼。”
  “就算是晴明先生你问我我也不会说哦,放弃吧。”
  晴明听到这句话,略微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对王玥瑮说道:“那么,你去安排吧。”
  “好的晴明大人!小退和我来吧。”
  “嗯……嗯!”
  “没关系没关系,这里的大家都是好人哦,别怕别怕。”
  “好……好的。”
     主人,一期哥,我好像来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
     ……………
     百里千潼表示很头大。
     “主上,这是怎么回事?!小退呢?!”
     “等等!一期你冷静啊!!!”
     明明应该是修复重锻五虎退的,结果她却莫名其妙锻出了………一只大天狗。
      是的没错就是大狗子。
      不过,也不算莫名其妙。
     如果她那时感应到的力量没错的话………
     “一期你先冷静下来,我应该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应该?”
  “………大概吧,总之你先把本体收起来好吗?这只狗子是无辜的!真的!”
  “………算我失礼了。”
     可算是把这弟控给搞定了。
     百里千潼呼出一口气,然后转身看向被她护在身后的大天狗。
     “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这里不是你的世界。”百里千潼直接说道:“若果回不去,还请你在这里好好过一段时间。”
     “嗯,吾明了。”
     “那么……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你了,清光。”
     “我明白了,主人。”
     “大天狗大人,你先跟着清光走吧,他会带你去房间,若果回不去,你就是住那了。”
     大天狗对百里千潼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加州清光走了,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世界,这里的人实力如何也不知道,还是安分点好。
     百里千潼回到自己的房间,从房中柜子里的其中一个盒子拿出一张符,然后捏了个咒。
     “顾祭辰你TMD赶紧给老娘出来!”
     “喊那么大声干嘛?女疯子。”
     “呵,你说呢,顾流氓?”百里千潼收起手中的符,然后冰冷冷的看着面前渐渐浮现的虚影。
     那个虚影,看样子是个男人。
     “好意思恶人先告状吗?你也不想想你做了什么?”
     “不就是添了把火在那家伙的重造炉里吗?用得着这么做么你?”
      “呵,你的那把火,添的可够旺的啊?”
      听到这句话,百里千潼心里咯噔了一下,然后就有点心虚的降低了音量:“那个……出事了?”
     “呵,你说呢?”
     “………对不起,我错了。但是,小退是无辜的,有什么事冲我来,先让他们换回来吧。”
     “不可能!你护短,我也护短呢!不过,你放心好了,他没事,已经修好了。”
     “真的?!那就好………但是………真的不能换回来吗?小退……真的很无辜啊。”
      “…………自己找去吧你。”说完话,虚影就消失不见了。
      看着虚影消失,百里千潼心里是各种不爽。
      你大爷的顾流氓!
      不过………那家伙好像真的生气了,否则也不会把火发到小退身上……
      毕竟她也是不吃教训不知悔改的人。
      真的出事了?
      想到这,百里千潼心里也有点虚。
      所以说到底还是她自己害了小退………
      ……………
      另一边,加州清光带着大天狗到了一个空房间,然后说道:“那么……大天狗……大人?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若果你回不去的话………”
     大天狗点了点头,之后看着加州清光,问道:“汝……是鬼,妖亦或是人?”
     “嗯?”加州清光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明白对方在问什么,回答道:“应该都不是吧?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们本体是刀剑,是刀剑的付丧神。”
     “付丧……神吗?”大天狗喃喃自语着,朝加州清光点了点头,然后走进了房间。
     见状,加州清光也不说什么,回去向百里千潼复命了。
     房间里,大天狗跪坐着沉思,突然间就勾起了嘴角。
     付丧神?这个世界……挺有趣。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