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月y

本命家教泽田纲吉与魔道祖师薛洋
虽是平凡人一个,但是是脑洞贼大的那种_(•̀ω•́ 」∠)_

【安清】我还被爱着吗

时隔三章女儿又再次出现了!
或许再有个两三章这篇文就要完结了,然后某雪我就要开新坑(被打)
咳咳,还是先把旧坑填了再说吧………
简简单单介绍了下女儿剑的由来,至于其中那些繁琐的过程就省了吧(或许会在新坑有介绍之类的?)











——————————————那么,正文开始!












6.迷茫的审神者
    审神者房间的里间内,顾雪音跪坐于一块坐垫上,面前的小木桌上放着一本经书以及一副文房四宝。除了这些东西,房间里还有一把古代中国的长剑,放在架子上供奉般的摆在顾雪音面前。而此时的顾雪音正用毛笔写着什么。
    在顾雪音周围散落着许多纸张,上面都写满了毛笔字,看得出来顾雪音已经写了好久。
    纸张上的字一开始是很工整的,一行行一排排对的十分工整。但是到了后面却开始凌乱起来,字体也变得潦草,甚至还有错别字。
    顾雪音还在继续抄写着,突然里间的门被敲响,随之响起的是压切长谷部的声音。
    “主上,刚才………大和守来过。”
    听到这句话的顾雪音手一顿,毛笔在纸上画了一横,顾雪音看着那一横,默默地把这张纸换掉,毛笔蘸墨继续抄写,然后回应压切长谷部道:“嗯,知道了。”
    “主上………”压切长谷部欲言又止,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大和守他………或许有………暗堕的危险。”
    想起刚才大和守安定离去时所说的话以及那话语中包含的杀意,压切长谷部不禁握紧拳头:“主上,要不要………”
    “长谷部,别说了………”顾雪音狠狠拽进手上的毛笔,说道:“让我好好静静………好好想想。”
    压切长谷部听后沉默了,然后应道:“知道了,主上。”
    里间,顾雪音深呼吸几口气,手颤抖着再次开始抄写经书,以求静音想对策。
    但是,顾雪音心里还是不可扼制的想起那些不好的猜想,特别是想到那件事,那些她所猜想的预想的噩梦,便再次占据她的心。
    不行啊,必须………好好静下心来。
    但是………如果真的…………
    而且现在,事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要怎么安排清光?还有安定的暗堕倾向………
    啪的一声响起,顾雪音回过神来,然后看向手上。
    顾雪音抄写经书时,握笔的力气越来越大,然后就在刚才,毛笔就被顾雪音给捏断了。
    断掉的毛笔笔头掉到小木桌上,笔墨晕开了一片,刚抄好的经书的那些字也被毁了。
    不过,毁不毁也无所谓了。
    顾雪音看着那些没有被墨晕到的字,那些字潦草到连她自己也认不出来,说抄好也未免太过自欺欺人了。
    啊啊,她已经………心乱到这种程度了吗?
    明明她自己以前发生这种类似状况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乱过………
     顾雪音看着这些字,心里越来越烦,挥手一甩把小木桌上的东西全部摔到了地上。
    压切长谷部听到里面的声响,顿时便紧张起来:“主上!你没事吧!?”
    “我没事的,长谷部你别担心。”顾雪音揉了揉眉心,应道。
     “………主上,要不休息一下吧?”压切长谷部道。
     “不必了,我要继续冥想。”顾雪音道:“最近………多多注意一下安定,但到底要不要采取对策………待我想好再说。”
     “我明白了。”压切长谷部回答道:“不过,主上还请多注意身体,昨天你………一整天都没休息。”
     顾雪音听到压切长谷部的话,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我会的。”
     “那么,我先行告退。”压切长谷部说完后,起身离开了审神者的房间。
     听到外面拉门开了又关的声音,顾雪音知道压切长谷部已经离开,她回头看了一眼满地的狼藉,深深叹了一口气。
     古人有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古人真是诚不欺我啊。
     每次一有事情发生,哪一次她不是像逃避一样把自己关在里间里抄写经书?结果一点用都没有,最后还是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不管是在那,还是在这………
     顾雪音握紧拳头,然后把目光望向房间里供奉着的那把长剑。
     长剑样式古朴典雅,剑身泛着冷光,一看就知锋锐无比。
     这是专属于顾雪音的灵剑,顾名思义就是拥有灵性的宝剑。顾雪音来自天朝中国,所属家族在天朝传承已久,族中有着一大堆规定,虽然应时代发展改了不少也废除了不少,不过有些还保留着,比如说嫡系子弟在成年时会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灵剑。
    而这把剑就是顾雪音成年时所得到的剑,名为慎思。
    族中那些老头儿明明说过………这灵剑认主后会与主人心意相通,在主人迷茫时能够指引主人………可她这把灵剑每次在她迷茫时都没指引她,然后她就乱来搞得事情更糟糕。
     ………也不能怪灵剑不指引她,毕竟只是拥有灵性,并没有灵智,终究还是一把剑。
     顾雪音叹了口气,然后低垂下头。
     这一次………她又会犯下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呢?
     亦或者………她能够很好的把这一次的事情解决?
     顾雪音沉默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像下定了什么决心般握紧拳头,然后走出了里间。
     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在她转身之后,那把灵剑——慎思,颤抖了一下。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