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月y

本命家教泽田纲吉与魔道祖师薛洋
虽是平凡人一个,但是是脑洞贼大的那种_(•̀ω•́ 」∠)_

【安清】我还被爱着吗

嗯,本章之后就开虐了,站虐清光,然后某个家伙就要为她脑抽作死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那么,正文开始!









5.愤怒的大和守安定

   出阵的演练队伍回来后,队里重伤的大和守安定立马就被扔进了收入室,不过很快的又被扔了加速符放了出来。
   大和守安定疑惑,为什么要用加速符?正想问的时候药研藤四郎就跟他说:“大和守,你快去看看清光吧,他在你们的寝屋里,他可能………不太好。”
   大和守安定一听加州清光的名字,整个人都紧张起来,然后飞快的跑向属于他和加州清光的寝屋。
   “清光!”大和守安定拉开寝屋的纸门,在他看到里面的情景时整颗心都揪了一下。
   加州清光穿着大和守安定的内番服,手里握着一把小刀,正举在他自己的喉咙附近。
   听到声响,加州清光微微转了下头看向大和守安定,然后笑了一下:“啊………安定,你回来啦?”
   “清光!”大和守安定冲过来夺过加州清光手里的小刀,然后看着加州清光愤怒的吼道:“你这是干什么!?你要做什么!?”
   虽然大和守安定是觉得自己这的加州清光哪里有问题,但是也不至于说有问题到了会自杀的地步,但为什么………他只是出个演练回来加州清光就要自杀了!?
    “清光你老实告诉我!”大和守安定扔掉小刀,按住加州清光的肩膀,冷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加州清光听到大和守安定的声音被吓了一跳,让后颤着声音回答:“没……没什么的,安定你………”
   “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事?”大和守安定冷声道,脸色阴沉了下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加州清光看到大和守安定的样子,整个人都颤了颤,然后沉默了下来。
    “不说吗?”大和守安定轻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吧,你不说我也不逼你说,只是……清光。”
    大和守安定的声音颤抖了起来,他张开手臂轻轻的抱住加州清光,然后头放在加州清光的肩膀上:“清光………不要再离我而去了,好吗?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加州清光听后,心里揪了一下,然后心疼的回抱住大和守安定。“安定,我在这里啊,所以………”
    “别哭了啊。”
    大和守安定听到加州清光的话愣了一下,然后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哭了!
     “啊啊,居然哭了………”大和守安定放开加州清光,然后擦干眼泪。“好丢脸………”
     加州清光听后只是无奈一笑。
     大和守安定擦干眼泪后看向加州清光。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虽然还有光照进来但也只照到门口的地方,再里面光线就暗了下来。在这光线稍暗的地方,大和守安定看着加州清光的眼睛,感觉好像会发光的红宝石一样,惑人心弦。
    “安定?”加州清光看到大和守安定一直盯着自己,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清光………”大和守安定捧住加州清光的脸,靠近过去。想起在演练场上看到的那一幕,大和守安定轻笑了一下,然后吻了一下加州清光的眼睛,“清光的眼睛……很好看呢,像红宝石一样。”
    加州清光听后愣了一下,脸一下就红了起来,然后遮住眼睛,“一点也不好看!这种颜色………”
     “可我觉得很好看啊。”大和守安定笑道,然后拉开加州清光的手。“别遮,我想看清光。”
     手被人拉开,加州清光不敢看大和守安定安定,只好撇开脸去。
     不过,加州清光才刚撇开脸就被大和守安定摆了回来。大和守安定看着他,眼里是无尽的柔情。“清光长得真好看。”
    “突然的……说这些、唔!”
    感受到嘴上的温度,加州清光睁大眼睛看着大和守安定,一时愣在了那,没有反抗。而大和守安定见面前的人不反抗,然后就有点得寸进尺的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捉住对方的软舌与之共舞。
     然后就………嗯,各种擦枪走火。
     都懂的。
     …………………
     大和守安定穿戴好衣服,然后拉开纸门走出去,在拉上纸门时,看着里面熟睡的加州清光温柔的笑了一下,这才拉上纸门。
     大和守安定来到可以上到审神者房间的楼梯那,正好遇见了从楼上下来的小乌丸。
     大和守安定见到对方,对其行了一个礼。
      毕竟对方可是日本刀的父亲,礼仪是必要的。
      小乌丸也对大和守安定点了个头,然后下楼让大和守安定下去。
      不过,就在大和守安定走上楼梯后,小乌丸突然开口了:“可别太过了哦。”
      大和守安定一愣,然后看向小乌丸。
      “这只是为父的一点建议。”小乌丸说道:“毕竟都还是孩子啊。”
      大和守安定听后沉默了会儿,再次对小乌丸行了个礼后走上楼梯。
      来到审神者房间的门前,大和守安定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敲响了门。
      “主上,我是大和守安定,我能进去吗?”
      “…………抱歉,主上正在里间冥想,你有什么事吗?”压切长谷部的声音传来。
      大和守安定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问道:“清光变成这样………和主上有关系吧?”
      听到大和守安定的问题,压切长谷部没有说话,沉默了。
      这时的沉默可以说是变相的承认。
      大和守安定捏紧拳头,声音也沉了下来:“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压切长谷部应道:“我感觉主上也很不对劲,她这两天经常进入里间冥想。”
      大和守安定听后不说话,压切长谷部也沉默下来。
      “既然如此,我也不好说什么,但是………”大和守安定顿了顿,又继续道:“如果主上再这样,或者清光出了什么事………”
      “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大和守安定起身离开,手上握着的本体冒出了一丝黑气。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