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月y

【安清】我还被爱着吗

嗯,本章之后就开虐了,站虐清光,然后某个家伙就要为她脑抽作死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那么,正文开始!









5.愤怒的大和守安定

   出阵的演练队伍回来后,队里重伤的大和守安定立马就被扔进了收入室,不过很快的又被扔了加速符放了出来。
   大和守安定疑惑,为什么要用加速符?正想问的时候药研藤四郎就跟他说:“大和守,你快去看看清光吧,他在你们的寝屋里,他可能………不太好。”
   大和守安定一听加州清光的名字,整个人都紧张起来,然后飞快的跑向属于他和加州清光的寝屋。
   “清光!”大和守安定拉开寝屋的纸门,在他看到里面的情景时整颗心都揪了一下。
   加州清光穿着大和守安定的内番服,手里握着一把小刀,正举在他自己的喉咙附近。
   听到声响,加州清光微微转了下头看向大和守安定,然后笑了一下:“啊………安定,你回来啦?”
   “清光!”大和守安定冲过来夺过加州清光手里的小刀,然后看着加州清光愤怒的吼道:“你这是干什么!?你要做什么!?”
   虽然大和守安定是觉得自己这的加州清光哪里有问题,但是也不至于说有问题到了会自杀的地步,但为什么………他只是出个演练回来加州清光就要自杀了!?
    “清光你老实告诉我!”大和守安定扔掉小刀,按住加州清光的肩膀,冷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加州清光听到大和守安定的声音被吓了一跳,让后颤着声音回答:“没……没什么的,安定你………”
   “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事?”大和守安定冷声道,脸色阴沉了下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加州清光看到大和守安定的样子,整个人都颤了颤,然后沉默了下来。
    “不说吗?”大和守安定轻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吧,你不说我也不逼你说,只是……清光。”
    大和守安定的声音颤抖了起来,他张开手臂轻轻的抱住加州清光,然后头放在加州清光的肩膀上:“清光………不要再离我而去了,好吗?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加州清光听后,心里揪了一下,然后心疼的回抱住大和守安定。“安定,我在这里啊,所以………”
    “别哭了啊。”
    大和守安定听到加州清光的话愣了一下,然后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哭了!
     “啊啊,居然哭了………”大和守安定放开加州清光,然后擦干眼泪。“好丢脸………”
     加州清光听后只是无奈一笑。
     大和守安定擦干眼泪后看向加州清光。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虽然还有光照进来但也只照到门口的地方,再里面光线就暗了下来。在这光线稍暗的地方,大和守安定看着加州清光的眼睛,感觉好像会发光的红宝石一样,惑人心弦。
    “安定?”加州清光看到大和守安定一直盯着自己,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清光………”大和守安定捧住加州清光的脸,靠近过去。想起在演练场上看到的那一幕,大和守安定轻笑了一下,然后吻了一下加州清光的眼睛,“清光的眼睛……很好看呢,像红宝石一样。”
    加州清光听后愣了一下,脸一下就红了起来,然后遮住眼睛,“一点也不好看!这种颜色………”
     “可我觉得很好看啊。”大和守安定笑道,然后拉开加州清光的手。“别遮,我想看清光。”
     手被人拉开,加州清光不敢看大和守安定安定,只好撇开脸去。
     不过,加州清光才刚撇开脸就被大和守安定摆了回来。大和守安定看着他,眼里是无尽的柔情。“清光长得真好看。”
    “突然的……说这些、唔!”
    感受到嘴上的温度,加州清光睁大眼睛看着大和守安定,一时愣在了那,没有反抗。而大和守安定见面前的人不反抗,然后就有点得寸进尺的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捉住对方的软舌与之共舞。
     然后就………嗯,各种擦枪走火。
     都懂的。
     …………………
     大和守安定穿戴好衣服,然后拉开纸门走出去,在拉上纸门时,看着里面熟睡的加州清光温柔的笑了一下,这才拉上纸门。
     大和守安定来到可以上到审神者房间的楼梯那,正好遇见了从楼上下来的小乌丸。
     大和守安定见到对方,对其行了一个礼。
      毕竟对方可是日本刀的父亲,礼仪是必要的。
      小乌丸也对大和守安定点了个头,然后下楼让大和守安定下去。
      不过,就在大和守安定走上楼梯后,小乌丸突然开口了:“可别太过了哦。”
      大和守安定一愣,然后看向小乌丸。
      “这只是为父的一点建议。”小乌丸说道:“毕竟都还是孩子啊。”
      大和守安定听后沉默了会儿,再次对小乌丸行了个礼后走上楼梯。
      来到审神者房间的门前,大和守安定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敲响了门。
      “主上,我是大和守安定,我能进去吗?”
      “…………抱歉,主上正在里间冥想,你有什么事吗?”压切长谷部的声音传来。
      大和守安定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问道:“清光变成这样………和主上有关系吧?”
      听到大和守安定的问题,压切长谷部没有说话,沉默了。
      这时的沉默可以说是变相的承认。
      大和守安定捏紧拳头,声音也沉了下来:“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压切长谷部应道:“我感觉主上也很不对劲,她这两天经常进入里间冥想。”
      大和守安定听后不说话,压切长谷部也沉默下来。
      “既然如此,我也不好说什么,但是………”大和守安定顿了顿,又继续道:“如果主上再这样,或者清光出了什么事………”
      “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大和守安定起身离开,手上握着的本体冒出了一丝黑气。

【安清】我还被爱着吗

本章就是要让安定开个窍,顺便冒个大胆的想法。
那么,看完本章,不难知道本文的副CP是哪几组吧?
那么,废话少说………









——————————正文开始!









4.请爱护小动物
     穿戴好出阵服的大和守安定来到时间仪器那,要出阵的队员已经等在那了。
     “总队长,这次出阵地是去哪里?”大和守安定问山姥切国广道。
    “不是出阵,是要去演练。”山姥切国广道:“三天前主上回现世就是为了这件事。”
    “嗯?什么事?”大和守安定不解的问。
    “是这样的,大和守殿。”一期一振接过话回答道:“主上与另一位审神者在现世约定了要两个本丸的第一部队进行演练训练,大概………要打上十几回合吧?赢了的一方可以要求对方一件事,对方要无条件答应。”
    “原来如此啊………话说主上回现世到底是干什么去了?”大和守安定无语的说:“话又说回来了,输了怎么办?”
    “嘛……输了的话又不是我们烦恼,不过这样的演练训练还真有趣。”鹤丸国永说道:“快点出发吧!好好玩一场。”
    “那么,出发吧。”山姥切国广这么说着,调试了一下时间仪器,然后前往演练场。
   演练场上,两对人马碰面。
   顾雪音本丸的出战队员为——
   队长:山姥切国广,队员:一期一振,五虎退,鹤丸国永,三日月宗近以及大和守安定。
   对面的名字暂时保密本丸出战队员为——
   队长:加州清光,队员:大和守安定,今剑,鹤丸国永,三日月宗近以及小狐丸。
   “哎——队形意外的好一致啊。”鹤丸国永把手放在额前,观察对面的队伍。
   “毕竟是这场演练已经被发展为赌局一样的状态了,为了保证公平所以两位审神者也定好了规则。”己方的一期一振说道:“出战队伍的刀类以及数量为三太,二打以及一短。”
   “照这么说……我的对手会是对面的清光或者我罗?”大和守安定望着对面的加州清光以及大和守安定道,不过大部分目光还是放在了加州清光上。
   …………果然,哪里不同。
   双方队伍的队长打过招呼后,演练便开始了。
   不出意外的,己方大和守安定的对手是对方的大和守安定,而己方的总队长山姥切国广对上了对方的总队长加州清光,五虎退对上了今剑,而己方的鹤丸国永对上了对方的三日月宗近,己方的三日月宗近则对上了对方的小狐丸,己方的一期一振对上了对方的鹤丸国永。
   大和守安定抓住机会攻击对方的大和守安定,不过被对方躲开了,就在大和守安定准备乘胜追击时,旁边传来的“哦啦哦啦哦啦”的喊声让他把视线转移了过去。
   对方的加州清光机动值比自家的总队长高,所以攻击速度快,不过自家总队长也不弱,两人僵持不下。
  不过大和守安定注意的不是两人的战况,视线全部集中在了对方的加州清光上。
  加州清光长得美是毋庸置疑的,再加上那对妖艳的红瞳还有此刻挂在脸上的自信笑容……
  嗯,勾人。
  所以,自家本丸的清光果然有哪里不对劲!
  这时,一阵逼人的杀死袭向大和守安定,让他回过神来。
   大和守安定往后退几步躲过对方的一记攻击,然后警惕的望着对方。
   对面的大和守安定阴沉的笑着看着他:“我说,你在看哪里?那是我的小猫咪。”
   “哈?清光就是清光,怎么成你的小猫咪了?”大和守安定不解的问。
   “这你管不着。”对面的大和守安定道:“你的对手是我,别乱看不该看的东西!给我首落去死!”
   然后一番打斗后结果为平局,双方队长商量了一下决定休息两小时然后来个最终对决。
   “呐呐,这是我们主人为我们两队人准备的团子哦。”对面的加州清光拿着一个食盒递给山姥切国广,说道:“这是你们的那份,拿去吧。”
  山姥切国广看着面前的食盒,犹豫着是拿还是不拿。他只是一介仿品,到底在对他期待什么………
  一旁的一期一振见状,微笑着接过食盒:“非常感谢,加州殿,请转告你们的主上,切国他过得很好。”
  “是是。”加州清光应了一句,挥挥手回到己方队伍。
  “那么切国,拿去分给其他人吧。”一期一振把食盒交给山姥切国广,微笑着道。
  山姥切国广接过食盒,张口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点点头拉低了盖布转身回到己方队伍。
  大和守安定看了看对面的队伍,然后又看向一期一振,问道:“为什么要告诉对方的审神者总队长过得很好?”
  一期一振听后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起来:“嗯………大和守殿是在本丸发展中期时到来的,不知道也不奇怪,其实对方的主上与我们的主上在现实是好朋友来的,估计这次的赌局也是因为总队长以及对方的加州殿才弄的。”
  “哎——这样吗……”大和守安定自语道。
  一期一振还想说什么,却听见五虎退在在叫自己,对大和守安定行了个礼表示告退后就回到了己方队伍里。
  大和守安定看着对面的加州清光,然后再联想自己本丸的清光,对比着到底两者哪里不一样。
  此时对方的加州清光背对着己方的大和守安定,并不知道自己正被人盯着看,一边吃着团子一边和坐在旁边的对方的大和守安定说话。
  加州清光时不时会把耳边掉下来的头发挽回耳后,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抚过耳廓,又经过金色的菱形耳环,红色与金色交相辉映……
  两个大和守安定看到这情况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脑中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安定先生,这是你的团子。”五虎退的声音把大和守安定的思绪拉了回来,大和守安定接过团子,然后道声谢谢。
  五虎退对大和守安定笑了一下,然后回到了队伍里。
  五虎退走后,大和守安定又把视线转向了对方队伍里的加州清光,不过这次他接瘦到了对面大和守安定的视线。
  另一边,大和守安定看到对面的自己又看了过来,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然后收回视线看向了自己的小猫咪。
  此时的加州清光正把最后一颗团子从竹签上咬下来,叼在嘴里还没吃呢,旁边的大和守安定突然就摆过自己的脸,然后一个吻就堵了上来,顺便把他的团子吃掉了。
  亲吻结束后,加州清光脸红红的呆看着大和守安定,回过神来后就是一个小拳拳锤在大和守安定的胸口:“突然的……你这是干什么!?”
  大和守安定笑了一下没有回答,然后张开手臂把加州清光抱在怀里,头埋进加州清光的颈窝处:“啊啊……这颗团子,太甜了………”
  “笨、笨蛋!”加州清光红着脸骂了一句,但是并没有推开大和守安定。
  而大和守安定做完这一切后,给了对面的大和守安定一个挑衅的眼神以及一个嘲讽的笑容。
  所以说这是我的小猫咪,敢胆窥窃的全都首落死!
  而对面的,也就是顾雪音本丸的大和守安定看到这一切,阴沉的笑着折断了手上团子的竹签。
  哎呀……对面那个大和守安定你是不是想提前分胜负?
  “总队长,不如我们……”大和守安定回头想叫山姥切国广提前对决,但看到眼前的一幕瞬间没话说了。
  此时的山姥切国广脱下了布盖,露出了平时被掩盖在布下的金发。他坐在一期一振旁边,头微歪枕在一期一振肩上。
  五虎退则在两人中间,身上还盖着山姥切国广的被被,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三个人的眼睛都闭着,显然是在休息。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三人身上,要多安详有多安详,要多幸福有多幸福。
  而至于另外那对老流氓组合,两个人现在不在这,不过不难猜出他们正躲在哪上演各种版本的擦枪走火。
  大和守安定默默地回到队伍找了个空地坐下,用手捂住了脸。
  清光,我想你了,我需要你!
  大和守安定:心情不佳。
  休息时间过后就是最终对决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大和守安定开始不安定起来,一开打就发出了猛烈的攻击,特别是顾雪音本丸的那个。不过两人势均力敌,最后都落得个中伤的下场。
  不过,因为顾雪音本丸的大和守安定的攻势更猛,所以顾雪音本丸这边的队伍以微妙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啊啊,输掉了。”对方的鹤丸国永失落的说道。
  “那么,根据约定,你们要无条件答应我方一个要求,对吧?”己方的大和守安定说道。
  “哎?”对方的加州清光听后愣了愣,然后答道:“是这样没错,但是………”
   “那就行了。”大和守安定打断加州清光的话,说道:“你来我们本丸几天吧!”说完指了指加州清光。
   他要做下对比,看看自家的加州清光到底哪里不对劲。
   “不可能!”加州清光还没回答,对面的大和守安定就拒绝掉了。“怎么可能会把清光给你!”
   “但是你们得无条件答应。”
   “拒绝!绝不把清光给你!”
   “哎呀——你果然是想打架吧?”
   “来啊!单挑!”
   “单挑就单挑!”
   “喂喂,不是、你们两个等………喂!别真打起来啊!”
    然后两个大和守安定单独打了一场,最后双双重伤。
    所以………最后决斗的结果是——
    顾雪音本丸,大和守安定,重伤。其他人,无伤。
    然而,没拿誉的人莫名的樱吹雪,拿了誉的大和守安定却莫名的心情恶劣。
    而对方,名字暂时保密本丸,大和守安定,重伤。其余人,无伤。
    不过,虽然输了演练,但心情应该是没变化的,然而重伤了的大和守安定却莫名的樱吹雪。
   嗯,其中缘由我们大家都懂。
   所以,爱护小动物,人人有责。
   汪!

【安清】我还被爱着吗

那么,本章为过渡章,下一章可能就会开始写安清的感情路了吧?
那么………也没啥好说了,雷点上两章已经提过了。






——————————那么,正文开始!










3.不对劲的加州清光

     “…………”
     “…………”
     “…………”
     “怎么了吗,安定?”加州清光停下碗筷,看向一直盯着他的大和守安定,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清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大和守安定说道:“感觉你很不对劲哦。”
     加州清光听后一愣,然后干笑了几声说道:“没有啊,怎么了?”
     “…………”大和守安定没回话,又只是盯着加州清光。
     果然清光哪里不对劲,而且,也和以前自己在演练场上遇到的清光不一样。
     大和守安定以前带队演练场时没少遇见其他的自己还有加州清光,可是那些加州清光和眼前的这个不一样。
     并不是指外貌上,而是指其他的某些方面,好比如………
     大和守安定目光转移看向加州清光的手。
     …………没有涂指甲油。
     大和守安定在演练场上遇过的加州清光没有一个是不涂指甲油的,而且是那种十分鲜艳的红色。
     可是现在这个加州清光却没有涂,真的很奇怪。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地方也………
     “好了,安定,你快吃饭吧,别看我了。”加州清光道:“你的饭菜都要凉了。”
     “清光,吃过饭后你有内番或者其他任务吗?”大和守安定问道。
    “嗯?啊……这个的话,没有哦。”加州清光回答:“怎么了,有事吗?”
    大和守安定点头,“嗯,是啊,有事和你谈。”
     “知道了,吃完饭再说吧。”
     “好。”
     吃过午饭后,加州清光跟着大和守安定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清光,你老实告诉我,到底发什么了什么?”大和守安定一进房间就按住加州清光的肩膀,盯着加州清光的眼睛问道。
    加州清光听后一愣,然后无奈的笑着说道:“真的没有啦,安定你想太多了。”
    “嗯————果然哪里不对啊!”大和守安定说道,音量忍不住放大了一些。“我认识和了解的加州清光和你不一样啊!”
    加州清光听后呆住了,随后有些失落的低下头:“或许吧,毕竟我被带回本丸的方式也与众不同………”
    “哎?哎!?清光……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大和守安定听到加州清光这么说,赶忙手忙脚乱的解释。
     所以说果然哪里不对吧!?
     “安定!”这时,两人的房间门被打开,是已经穿戴好出阵装备的鹤丸国永。“啊!果然在这呢!快点准备,要出阵了哦!”
     “啊!好的。”大和守安定应道,然后再看向加州清光:“我出阵回来在和你说吧?”
     加州清光没应,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沉默的走出房间。
     “哎?怎么回事?喂,大和守,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鹤丸国永问道:“这样的加州还真是………有点吓人啊。”
     “………我也想知道啊!”大和守安定苦恼的说:“啊啊,怎么办呢………”
     清光,你到底是怎么了啊?


顺便补上上两章的标题…………
1.加州清光,捕获!
2.我讨厌红色

【安清】我还被爱着吗

唉唉唉,开怼了开怼了,婶婶脑子开始抽筋了,雷者现在走还来得及哦!
本文人物可能会OOC,毕竟我刚入刀剑坑,对刀刀们的性格还不太了解。


——————————那么接受的请往下拉…………









————唉唉唉,你真的要入坑吗?确定就往下拉哦……










————————喂喂,真的看啊?本文真的很病哦!接受的话…………









——————————那么正文开始…………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What  do  you  say?!喵喵喵!?”顾雪音从现世回来后听到长谷部说加州清光来本丸了,表情丰富并且感情复杂,从而导致语言系统混乱了。
     “主上你冷静一点……”看着顾雪音的表现,压切长谷部表示他真的很担心自己的主上会突发心脏病猝死。
     “好好好,我冷静我冷静,我冷静下来。”顾雪音深呼吸了几次,然后再次问长谷部确认:“清光他……真的来本丸了?”
      “嗯,是的,加州他来了。”长谷部认真的回答道:“是安定他们远征时带回来的。”
      “咦?!安定旅游……咳、不是,远征时带回来的?远征也能捡到刀吗!?”顾雪音听后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那她以前那么用力努力赌刀肝刀算个啥?倒不如让安定多旅游几次呢,可能还能带回些资源。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算了,不管了,清光光来了就好。”顾雪音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到里间去。“老早以前就买好了要送给清光光的礼物了,结果卡着一直没来,现在好了,终于来了,能送出去了。”
     而且现在她也是有全刀账的人罗,看那家伙还怎么取笑她。
      不过,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间门。
       “请问审神者顾雪音在吗?我们是时之政府的人。”
       顾雪音听后一愣,政府的人?为什么………
       ……………………
       “好了,清光,快上楼去吧,主上在等你呢。”大和守安定拍了拍加州清光的肩,给他加油鼓励。“别怕别怕,主上虽然有点神经病但是是个很好的人。”
       加州清光站在楼梯口,心里还是很忐忑。“主人………会喜欢我吗?”
       “会的会的,一定会的!”大和守安定推了一下加州清光,笑着说道:“快点去啦,主上一定等你很久了,可不能让主上太久哦。”
      “嗯,我知道了。”加州清光握紧了手中的本体,然后慢慢走上二楼。
      “我会在楼下等着你的,要快一点哦。”大和守安定对加州清光说道。
      听到大和守安定的话,加州清光回头笑着回答道:“知道了,笨蛋。”
      来到二楼,加州清光略微忐忑的敲了敲审神者房间的门,然后说道:“主人,我是新来的加州清光,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嗯,进来吧。”
      听到回应,加州清光小心翼翼的拉开房门,然后规规矩矩的跪坐于顾雪音面前,而作为近侍的压切长谷部则坐在一边。
      “我是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加州清光自我介绍道,手悄悄握紧了本体。
       “嗯,我知道了。”顾雪音说道,语气平静,然后将属于加州清光的御神铃交给他,说道:“这是属于你的御神铃,待会就放上去吧。”
       “是的,主人。”加州清光接过御神铃,然后说道:“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离开了。”
        “………嗯。”
         听到回应,加州清光起身转身拉开房门准备离开,“那么,我先………”
        “啊,对了,忘了说了。”顾雪音突然开口。“我,讨厌红色。”
        听到这句话的加州清光瞬间呆住,再一次握紧了本体。
       一旁的压切长谷部听后也呆住了。主上为什么………
       “是,我知道了。”加州清光应了一句,然后走出房间把门拉上。
       见到人走后,顾雪音起身往里间走,却被长谷部叫住了。
       “主上,你为什么要那么说?”长谷部不解的问:“这样子………”
       “长谷部,拜托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顾雪音说道:“让我好好想一想。”
       “………是,主上。”长谷部听后应了一句,然后准备告退。
        “还有,刚才的事………别说出去,不要让本丸里的任何人知道,特别是………”
        “我明白的,主上,那么,我先退下了。”长谷部说道,离开了房间并拉好了房门。
         顾雪音站在原地呆了一会,然后走进了里间。
        (P.S:本文里间指房间里的房间,顾雪音的审神者房间里还有一间房间。)

【安清】我还是被爱着吗

本文十分有病,有审神者各种无脑怼清光光的剧情,雷者慎点。
有玄幻因素在里面(女婶婶的设定),所以她有点强。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


那么正文开始!




       顾雪音很烦躁,非常烦躁。
      “为什么他喵滴又是爷爷啊?!我想要的是清光光啊!”顾雪音奔溃的大喊。“明明都让安定你来锻刀了为什么清光光他还不来?”
       大和守安定抱着一把还未现形的三日月宗近,略有些无奈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审神者,道:“主上,振作一点………”
       “振作不了……明明都那么努力赌刀肝刀了………各种玄学公式都用了一遍………可为什么清光光就是不来呢………”顾雪音失了魂一样的喃喃自语道。
        不卡欧刀卡打刀………
         “安定,你先拿着这把三日月去给本本丸的爷爷合成了吧,然后带队远征旅行放松一下吧,这段时间辛苦你锻刀了,这是远征队伍的参加人员表。”顾雪音站起身对大和守安定说道,并交给了他一张表。“之后我就要回现世了,大概三天后回来,你帮我告诉长谷部要好好管理本丸,特别是某只搞事鹤!”
         “是………”大和守安定应道。对于最后一句大和守安定听得多了也就不奇怪了,并且他也见识过鹤丸国永的搞事能力。不过,到时候只怕在某只宠妻狂魔的撑腰下,长谷部管不住啊………
       “那么,我先告退了。”大和守安定说完,便转身离开了锻刀房。
       按照审神者的命令合成了三日月后,大和守安定便去通知表上要远征的人做好准备,自己也回房间换衣服做准备去了。
       一切都准备完成后大和守安定来到时间仪器那里,要跟他一起远征的粟田口的小短刀们早就准备好了在这里等他。
       果然是要去旅行啊………
       调好时间等待传送时,大和守安定望向挂在房檐上的御神铃。
       御神铃上已经挂满了铃铛,可是却还有一个空位,让人看了觉得很有违和感,特别是像自家审神者这样,有强迫症迹象的人。
       御神铃最后的那个空位,是加州清光的,和大和守安定同为冲田总司爱刀的加州清光的御神铃的位置。
        “清光,你怎么还不来?你什么时候才会来呢?”大和守安定喃喃自语道:“我……很想你啊。”
        然后,时间仪器发动,把这支说是远征其实是旅行去的队伍传送到了要去旅行的远征地图。
       然而,大和守安定怎么也没想到这趟旅程居然附赠有惊喜大礼包!!!
       中午时分,大和守安定和短刀们来到山里的某条小溪边,准备喝水休息一下然后继续游玩。
        而也就是喝水的这时,队里侦查值最高的五虎退好像发现了什么,拉了拉大和守安定的衣服指着离他们不远的一处地方说道:“那个……安定先生,那边那个……是不是好像清光先生啊?”
        听到清光二字,大和守安定立马转头看向五虎退指着的地方。那里确实有个人,穿着一身偏深红的衣服,好像和他们一样也是停下来喝水休息的。
       “清………清光?!清光啊啊啊啊!!!”而大和守安定一看见那个人,立刻以最高机动冲了过去。
        一定要抓住啊啊啊!!!
        “啊!安定先生等等啊!”
        现在是中午时分,加州清光在山里走来走去,终于发现了一条小溪,可以喝口水休息休息了。
         不过,就在加州清光喝水的这时候,远处好像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加州清光疑惑的望向声源处,然后就发现一队人马朝他这边跑了过来,并且跑在最前头的那个穿着浅葱色羽织的人还眼放精光的望着他,如同要捕获猎物一般。
         不不不不不不,已经是在捕获猎物了!
         “哎?哎?!什么什么什么?!”加州清光见状转身立马就跑,嗯,也是以最高机动。
         “清光别跑!跟我回本丸!”
         “笨蛋吗?!这种情况谁会不跑啊?!”
         (P.S:以前对话以日语说出来会更带感)
          然而最后加州清光还是被大和守安定捕获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原创】你是谁(←暂定的,其实是不知道想啥名)

又挖坑了,又挖坑了,不过在这里还是第一次发呢。
这次的文CP是纲吉X原创男主,所以还是耽美向。
本文首发在豆腐并参加征文中,有这个APP的朋友如果可以支持一下。
于是又开了个坑呢,这个坑我真的不会弃的请再信我一次!!!
至于以前的那三个坑嘛……待我把大纲修改完后有时间慢慢填回来吧。

————————那么正文开始!

黑色的铁盒子中   我诞生了
用恶意的代价来完成愿望   就像你希望的那样
来吧   都给与你   在正义崩坏之前
一起去偿还因果的代价
没有名字的怪物
                                              ——摘自《没有名字的怪物》
  
  
      泽田纲吉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愣了一会儿,然后坐起身锤了锤头。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最近泽田纲吉总会梦见一些奇怪的事,不过与其说是做梦,倒不如说其实是类似于记忆闪现之类的情况。
      因为所有的画面都是一闪而过,根本看不清或者说梦不清那些画面。
       “纲君,起床……阿拉,已经起来了吗?”泽田奈奈打开房间门走了进来,看到了已经起来了的泽田纲吉。“早饭已经好了,快一点下来吃吧。”
       “嗯,知道了。”泽田纲吉应了一声,起床去洗漱了。
       用凉水拍到脸上,泽田纲吉看着镜子中的人的面孔,愣愣出神。
       还真是熟悉的一张脸,不过为什么他会成为泽田纲吉呢?又为了什么成为他呢?以前的记忆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有关于泽田纲吉这个人的事情以及之后他会经历的事情。
       是的,他不是真的泽田纲吉,他是从别的世界穿越来的,至于是从哪穿越来的,以前自己又是什么人,他已经忘了。
       或者说,关于他自己的记忆,已经没有了。
       “梦里的那些画面………到底是什么呢?”泽田纲吉自语着,抬手抚上镜子中的面孔。“不过也没关系了,现在的我是泽田纲吉,以前的记忆没有了就没有了,现在只要做好泽田纲吉这个人就好。”
       泽田纲吉沉思了一会,然后再洗了一次脸就走出了卫生间来到客厅。
       “啊,纲君,快点来吃早饭吧,再不吃要凉了。”泽田奈奈见到泽田纲吉出来,说道。
       “嗯,妈妈。”泽田纲吉应了一声,然后坐下吃早饭。
       不管过了多少年,不管叫了多少次,叫她妈妈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呢……明明自己………
       明明……自己……什么呢?
       ………不知道,还是别想好了。
       “不过还真是难得呢,纲君在周末起这么早,是和朋友有约定吗?”泽田奈奈问道。
       “哎!?没有啦,只是……醒早了而已,干脆就起来了………”泽田纲吉略尴尬的解释道。
       还不是梦里那些记忆闪回哦,大好的周末他才不想起那么早。
       吃完早饭后,泽田纲吉便回了房间,然后坐到了书桌前,用钥匙打开了一个锁着的书桌柜。
       柜子里只放了两本笔记本,书皮都是蓝色的。泽田纲吉拿出其中一本,翻开到新的空白一页,然后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5月12号  星期六  天气  晴
        今天是周末,然而却醒早了,不开心。
        妈妈的做的饭菜还是那么好吃,开心。
        这是泽田纲吉的日记本,也只有在这日记里他才有点恢复到以前的自己的状态,虽然有关于以前自己的记忆已经没有了,但是在某些事情上他却好像还残留着自己的风格。而且,毕竟是自己的日记,没有必要模仿泽田纲吉的风格,况且,泽田纲吉貌似没有写日记……吧?
         既然这本本子是日记本,那么另一本多半也是日记本。不过,奇怪的是另一本本子泽田纲吉怎么也打不开,不管使多大的力气还是用什么工具都没有打开,好像这本本子被一种神奇的力量封印了一样。
         泽田纲吉写完后,把日记本合上然后放回柜子,最后用钥匙锁上柜子。
         做完这一切,泽田纲吉望向窗外,发呆。
         不管怎么样,只要做好泽田纲吉这个人就好了。
         毕竟现在的我,是泽田纲吉。
         ……………
         意大利,西西里岛
         在某条街上,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人,或者说是婴儿打开了一个酒吧的门。
         酒吧里的人并没有回头去看是什么人,而是像在聊日常一样说道:“Reborn吗?又被老爷子叫过去了吗?”
         另一个人接话道:“受欢迎还真是辛苦啊,这次是罗马吗?还是委瑞内拉吗?”
         “是日本。”被称为Reborn的小婴儿说道。
         “日本!?”酒吧里的人一听全都吃了一惊。“老爷子他终于下定决心了吗!?”
         “看来这次会是个漫长的旅程。”Reborn说道。
         “哦?日本吗………”在酒吧的一个角落里,一个人说道。
         Reborn看向那个角落,然后勾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怎么样,高兴吗?”
         “高兴啊,怎么不高兴?”那个人应道,起身从角落黑暗中走出来到Reborn面前。
         酒吧里的人看到这个人也是吃了一惊,这个人居然在这!?幸好没发生什么事,要不然可就惨了!
         不过,这个人为什么会在这呢?
         酒吧里的人们不禁想到,毕竟这个人………
         想到这个人的身份,所有人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再次庆幸没有出事。
         那个人有着一头棕色的头发,还有一对干净透彻的暖棕色眼睛,身着一身休闲服,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邻家男孩的感觉。
         “哼,高兴的太早可不好,也没人认定你是真的。”Reborn说道:“走吧,回去准备准备出发了。”
         “好好,知道了,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