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月y

给自己一个开车的理由
原梗来自图片
那么,来吧,按10热度/瓶给洋洋喝春♂药| ᐕ)୨
明天晚上九点截止
(P.S:虽然不会画画但我会打字)
(再P.S:对话体先停更了,因为我要开始挖新坑了—。—)
(再再P.S:其实我想做个清水写手的(不存在的你这变态)

卧槽我现在才发现这个!!!真是没想到啊你们两个………
话又说回来了你们两个晚上做了什么要说放轻松这种话!???黑可为什么会拿不起手炮!??
白白博士表示懵逼
以及白可这满满的宠溺………
好吧这狗粮我吃。

【晓薛】夭寿啦!武当来拐师弟啦!(下………完结!)

楚留香世界观的魔道CP大乱炖!
为了剧情而私设的私设一大堆,主晓薛,看着温润禁欲实则是个腹黑变///态的晓道长×看着流氓邪气实则纯情到连点香阁都没去过几次的(wei)皮华洋
有其他副CP,有原创人物。
魔道CP明确所以会打tag,至于楚留香的话各种都有所以只打主要tag。
狗血剧情有,注意避雷。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文笔不好,还在锻炼中…………
注意这里!!!本章有微邱蔡以及一辆玩具车。
嗯没错就是这样完结了。
以及断更了好久真的很对不起!!!(土下座)
因为忙着其他的东西所以一直没更,至于对话体那篇文…………………………………
我说我坑了你们会生气吗?













































……………开玩笑的,只是什么时候填就不知道了。
那么下面正文开始!






























看着面前的两个醉鬼,晓星尘无奈轻笑。
而邱居新则是二话不说,走过去把蔡居诚揽在怀里 。
晓星尘见状,也走过去打横抱起薛洋,然后对邱居新点了下头,走出了房间,顺便关上了门。
晓星尘抱着薛洋出来后,就看到沈袖站在门口,好像有意在等他一样。
沈袖见到晓星尘出来,对其拱了拱手,道:“我已备好另一间雅间给晓道长,还请晓道长随我来。”
晓星尘对沈袖点了点头,“有劳了。”
房里,蔡居诚这时也回过神来,开始挣扎。“邱居新你这混账东西!!放开我!!!”
“师兄你醉了。”邱居新稍稍用力压制住蔡居诚的挣扎,然后抱起蔡居诚走向床榻。
蔡居诚见状,酒醒了大半。“邱居新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师兄知道的不是吗?” 邱居新将蔡居诚压在床榻上,伸手摘掉了自己的衣冠。
“衣冠……禽兽……嗯?”

 




薛洋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抱起自己走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然后又把自己放下了,躺着的地方软软的,应该是在床上。
薛洋睁开眼,就看到晓星尘正坐在床边,伸手过来好像要摸他的脸。
薛洋愣了一下,然后大力拍开晓星尘的手,坐起身扯着晓星尘的领子将他扑倒在床上。
“晓星尘!!!”
晓星尘在薛洋拍开他的手时愣了下,还没回过神就被薛洋扯着领子扑倒在床上。
“………哎?”
“哎什么哎你这个浊月污风!!”薛洋压着晓星尘,跨坐在他身上。“我原本以为你是个不错的人,没想到你居然来这种地方点男人!!我看错你了!!!”
本来晓星尘还在奇怪为什么最近薛洋都不来找他,却来这种地方,听到这话,晓星尘便明白了。
他的阿洋……这是吃醋了吗?
晓星尘看着面前因为喝酒的缘故脸变得潮红,眼神还有点迷离的薛洋,心里有点痒痒。
“嗯?为什么阿洋要这么说?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晓星尘轻笑,“虽然来这种地方确实不妥,但我愿意来啊。”
“哈!?晓星尘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阿洋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又为什么管我?”
“你……凭什么?”
“我………!”
薛洋听到晓星尘这么说,卡壳了。
“而且阿洋你自己不是也来了?” 晓星尘说着,伸手抚上薛洋的脸。
“我……我那是……”
薛洋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脑子里犹如浆糊般乱成一团。
是啊……人家爱来就来,他有什么资格去管?
但是………
“道长……道长……”
薛洋小声呢喃着,弯下腰把头埋在晓星尘的肩窝处。
“道长……阿洋知道错了,你以后……以后别来这种地方……好不好?”
说着,薛洋声音带颤,好像要哭出来似的。
啊………好像过分 了。
“好啦好啦,阿洋……是道长的错,阿洋没错,乖。” 晓星尘轻笑着,安抚似的摸了摸薛洋的头发。
“道长……道长……回家……我们回家,好不好?”
“好好好,都听阿洋的。”
晓星尘揽着薛洋的腰坐起身,手却无意中碰到了什么东西。
晓星尘低头一看,是一个小木盒子,里面装着什么不言而喻。
是了……这里毕竟是烟花之地呢,怪不得阿洋会………
晓星尘低头看薛洋,薛洋依旧缩在他怀里,头窝在他肩上,身子甚至在轻微颤抖。
晓星尘的眼神瞬间变得晦暗不明。
薛洋不知道晓星尘在做什么,现在他脑袋一团乱,只知道要抓好晓星尘。好像不这样晓星尘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晓星尘沉思着,脑海里却突然闪过前不久遇见的那位云梦姑娘所说的话。
先下手为强!
晓星尘再次摸摸薛洋的头发,拿过那个小木盒子放进怀里,然后抱着薛洋离开。
“阿洋……我们回家。”





晓星尘的家园布置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般,宁静淡雅,明月清风。
但此时屋子里却传来与这环境极为不符的暧昧呻吟。
“唔……啊!道长……不、要!太深……呀啊!”
此时薛洋被困于墙壁与晓星尘之间,身上霹雳套除了颈部的环扣外尽数被脱下,身体泛着情欲的红光,眼神迷离,嘴唇喂张露出一截舌尖。
晓星尘在薛洋身后不知疲倦的耕耘着,紧紧抱着薛洋好像他会突然消息一般。
“阿洋乖……且在忍一下。”
“不……不要!道长……阿洋受不住了……求你、唔!停……停下来……”
说完,薛洋就轻微的挣扎起来,晓星尘皱了下眉,抓过薛洋的双手举过头顶按在墙上。
“阿洋……好孩子,再忍一忍。”
“不……不是好孩子……道长……道长你停下、求你、啊!”
“阿洋乖,再等等。”
晓星尘说完,加快速度进攻。
“额啊啊啊!道长不要!停下……停下啊啊啊!!”
………
夜晚还长着呢。






第二天,晓星尘醒来,看到身边熟睡着的薛洋,心里眼里都溢满了柔情。
终于是……得到你了啊,阿洋。
果然那位姑娘说的没错,管他怎么样,先下手为强。
薛洋露出的肌肤上满满的都是青红的印子,不难看出昨晚的激烈。
晓星尘理了理薛洋凌乱的发丝,然后轻吻上薛洋的额头,一路向下,吻住了薛洋的唇。
薛洋身子轻颤了一下,但并未睁眼。
晓星尘看着薛洋,轻声道:“阿洋既然醒了,何不睁开眼睛?”
闻言,薛洋睫毛轻颤了颤,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道长………”
“阿洋感觉如何?还好吗?”
“还……还好。”薛洋道,始终不敢正视晓星尘。
晓星尘也不说话,只看着薛洋。
“道……道长!我……!”薛洋想说什么,却在看到晓星尘的眼睛时噤了声。
晓星尘看着薛洋,没有说话。
两人之间一时无话,但一切又尽在不言中。
“道长……我还不清楚我对你是什么感觉,但至少……”许久,薛洋才再次开口。
“至少,我并不讨厌……这样。”
听到薛洋的话,晓星尘再也抑制不住,将薛洋紧紧拥进怀里。
“没关系,阿洋,这就够了,我会等你的。”
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很多很多…………

















有的人,有的事,够了

逢年过节搞事情是真的让人很不爽,特别是中秋这种团圆的日子(-ι_- )

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每逢过节,突然便冒出这样一个人


他打着这个cp名号,打着两家的tag,公然对另一个cp进行攻击


评论一阵喧哗,各色言论不断


每当此时,在大多数人以客观的态度,质问为何要引战两家时


总会又跳出那么几个人,高举正义的大旗,打着两家tag,一个劲咬死,这就是“这个cp”家的脑残粉


评论作何解释,他们也只有一个行为,咬死


如此套路,一次两次,甚至更多,便是滑天下之大稽,可笑至极


你们这循环玩得乐此不彼,把所有人当成傻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挑事,引战


恶心,恶心至极


是,在这个言论自由,网络发达的年代,你们可以躲在电脑背后,可以敲击着键盘,发表着这些言论


因为你不在意,又没有犯法,也没有触犯国家利益


但是,恕我直言,究竟是怎样扭曲的心态,歇斯底里的情绪,才能让你们这样一群人,在过节这样美好的日子中,公然引战,让众人不快


你们是多么轻松便利啊,几十行甚至更短的键盘敲击,一盆脏水便倾泻而下,什么目的,昭然若揭


你们玩得倒是不亦乐乎了,但我想说,真的,够了


没有任何人是待宰的羔羊,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圈子,有必要接下每一次泼过来的脏水


躲在键盘背后,很有成就感吗?


引得众人不快,很有存在感吗?


引得双方更加不睦,很高兴吗?


这能为你带来什么?


成绩的突飞猛进?


工作的事事顺心?


家庭的和睦安康?


能吗?


醒醒吧,不管你是什么圈子谁的粉


请你记住你是一个活生生存在的人


而不是键盘与网络的附属品


有的事发生一次两次,已经是极限了


若再纠缠不休


有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百倍偿还


请你记住,人皆有尊严,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任你践踏拿捏的


你们大可以忽略我的话,嗤之以鼻,继续做着自己认为正义至极的事


但别忘了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每个人,都需要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单纯自己言论,不打任何tag,公道自在人心


没了


墨悲丝染

【唠嗑浅谈】关于md和mx等等

……………………………………
看完了。
很难受。
我是个沙雕,喜欢过很多二次元角色,但是到现在,真的当做本命的只有家教的泽田纲吉以及刚喜欢了一年的洋洋。
算是新粉吧?
薛洋是十恶不赦,但我就是喜欢他,虽然只是短短一年,但我已经把他放到了与泽田纲吉同样的位置。
大半夜看到这篇唠嗑(原主说唠嗑就唠嗑吧,虽然我感觉更像科普就对了),了解了挺多的,可以说我已经对原作者是一生黑了。
我有想过,在薛洋变坏的过程中,有人给他一点光,哪怕只有一点,薛洋是不是就不会变得这么坏?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想像与想法而已。(别说我是在洗白,想字什么意思别说不懂)
我知道哪个圈子都很乱,但是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连作者也插一脚的。
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说的,最后说明一下好了。
我虽然是个沙雕,但我是个行动派沙雕。
要是敢搞我的本命…………
走着瞧:)

张慕凝:

看的真的很难受,突然觉得好累啊。喜欢的角色被作者否定,火了又改口。洋洋的粉丝无法获得很好的平台。


这是我第一个付出如此多经历的圈子,现在身心俱疲!


真的太累了!


道玄可境【唠嗑上瘾】:



以下全都是我个人的看法等等,就不打除了我个人以外的tag惹【想了想还是打了mxtx的tag】,也不是为了撕逼什么的,纯粹有感而发,如果愿意看的话,希望能看到最后。




ps:除了光母和光毛,没有说任何人。




以下是我的唠嗑,可能不是很连续,想到哪写到哪那种,有参考一些资料整理帖,因为有些事我也不是记得很清楚了↓↓↓







大家都知道我前几天回校军训了,结果一回就被塞了几个瓜,真的是满脸不知所措。





我是16年底看的魔道,进了薛圈,当时也就是个默默无闻在微博啊,lof啊等太太们更新的沙雕读者。




我一向很佛系,微博基本上算是搁浅,知道魔道也是因为那段时间在贴吧找文,镇楼图看见md的同人图,当时还在想这是什么漫画,结果没有搜到,机缘巧合之下知道这是一本原耽小说,刚好又处于文荒时期,也就看了。





其实几年前我就看过mx的zf,当时是在jj某个人的收藏看见的,那阵子也就是疯狂迷恋那种设定的文,也刚好是在文荒时期,便打开看了。





但是记得zf当时好像还没有完结,也没有重修什么的,我看到八十多章就看不下去了,因为我个人感觉文笔真的小白,当时也是一目三行匆匆看的,到现在我都没有回去看。





刚刚开始看md,很明显能看出比zf时的文笔进步了很多,薛洋这个角色也是深深把我吸引,也就义无反顾踏进了薛圈,然后就被撕逼挂人给糊了一脸。





16年的薛粉应该知道当时的腥风血雨,那是薛粉最难熬的时候,却也是粮的品质最优良的时候。





那个时候因为白衣逆【曾经是个薛粉】事件,还有很多魔道粉跑别人漫画太太底下说别人抄袭魔道设定,硬是逼的太太封笔,还有一系列的太太,大佬被逼退圈,包括当时mx的态度,都使得很多粉丝脱粉,撕逼挂人人肉真的是穷出不及。





很让人意外的是,最先脱粉的竟然是官方唯一指定cp,忘羡的粉丝。





起因就在于当时双杰党和忘羡党在评论下撕,mx不仅当作没有看见,当时还在自己的微博小号骂人。





骂谁?





双杰党和忘羡党。





骂了什么?





一堆脏话,什么去死,滚啊等等粗俗语言,就不在这里多加补充,污染眼球了。





我知道很多人听到这样可能很不能理解,就这点小事有必要脱粉吗?





但是请你们仔细想想,你全力支持这本书的作者和官方cp,还帮着怼邪教【咳咳,其实我也写邪教】,结果你护着的那个作者,竟然不仅不领情,假装没有看见,还开小号骂你多管闲事,是不是瞬间一阵委屈涌上心头?再加上原本正在撕着呢,情绪激动着,感情完全爆发,脱粉简直就是分分秒的事情啊。





不过我也不是忘羡粉。





再来提提那个时候mx的态度。





我是薛圈的,就先从mx对薛圈和薛洋这个角色本身的态度讲起吧。





mx参加过很多次访谈,其中说过会写sd番外,还对于主持人询问关于原文薛洋后来是不是后悔了什么的,回答道:





“薛洋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人,他不可能后悔从善的,他之所以要复活晓星尘就是为了戏弄他”





原话是不是和这个无差我就记得不是太清了,但是大抵是这个意思。





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mx对于薛洋这个角色的态度了吧?





可能有些人混过贴吧,在魔道祖师吧待过,可能知道关于薛洋的内容都要打上【警戒线】的标签,这已经是一种放在了明面上的歧视。





当时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风气,就是你黑其他角色,cp,你就是ky,但是你黑薛洋,这不是ky。





很奇怪是不是,但这就是mx当时给她的粉丝们呈现出来的一种态度。





再来说说mx的黑料吧。





其实很多人可能认为关于mx营销是从魔道开始的。其实不然,从zf就已经有了。





去知乎搜为什么那么多人黑mx,最好的答案就只有十三个字:





因为她的小说配不上火的程度





我看过的耽美小说我敢说没有千本也有百本,md还有mx其他的小说在这些之间只能算个中流,还没有真正到达火到圈外,火的沸沸扬扬的程度。





就拿jj排名来说,很多知名耽美作家,比如说p大,也就差不多两本书在前五十的样子,而mx则三本书都在前二十,其中md如果没记错的话,常居第一。





这是不科学的。





我知道看到这里,光毛又会在这里跟我说,我就是嫉妒她们家秀秀火,她们家秀秀就是这么有实力,让我闭上我的嘴。





但是你摸着你的良心告诉我,mx的文笔真的够资格排在第一,三本书都排在前二十?





算了,光毛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大家都知道,也就不强求你们说实话了。





再来说说mx墙头草。





我前面说过,mx说过薛洋很坏,她很讨厌薛洋,还要写sd番外,对吧。





但是当薛晓火起来的那个时候,mx瞬间就改口了,说的是什么呢?





“我是洋洋亲妈粉,我站薛晓的”





那个时候很多太太都被撕过,吸mx的血什么的。但是恕我直言,如果没有这些太太,md能像今天这样火?





看清事实吧,别老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我们再绕回我最近吃的瓜上面。





看我上一条lof,大概就是光毛粉头人肉别人,还是自己的老师,还说要qj,还说不就是人肉而已吗。





未成年人保护法就是给你们胡作非为的?





我在这个圈待了很久,人肉挂别人的事我看多了,但是这个圈人肉的起源是谁呢?





没错,还是我们的起源之母,光母。





应该没有人不知道mx人肉xzx太太的事情吧,因为这件事xzx太太还特意搬了家。





说起来我不得不佩服mx的勇气,作为一个新人,竟然公然拉踩老牌作者,其中还有我心中的白月光,mxs太太。





xzx太太被人肉挂的事情我不用多说了吧,去微博一查,就什么都知道了,建议不要看光毛洗地的那些。





说起来很让人震惊,在背后捅了xzx太太一刀的那个传说中xzx太太的亲友,原本还是我很喜欢的一个画手,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识人不清。





对不起,我看不出你的沙雕真的是抱歉。





mx的文圈和mx一样各种手段穷出不及。





什么无间道,间谍卧底,人肉,装白莲,抄袭融梗,简直就是一脉相传。





我是个新来的,我问一下现在是该走流程,还是直接鼓掌👏





可能有人又会说我,既然是黑【不要说我是黑粉,嫌弃】,写什么md文,蹭什么mx的热度,吸我们家秀秀的血,嘤嘤嘤。





嘤你大爷。





mx曾经亲口开除了有两个角色粉的md粉籍,其中一个就是薛洋,另一个我不说,应该也都知道吧。





而且除了微信体,沙雕改图,你看过我哪篇文,有除了洋洋以外的cp?都是黄金单身汉好吗。





换句话说,我写的不是md文,是薛圈文。





如果你们还不满意,我以后就不打tag惹,再不然就翻去森林冰火人(๑˙ー˙๑)





还有那些说mx没有抄袭,专门洗地的那些光毛。





看似很有道理,但是你们没发现就是一通粥乱熬吗?





还有光毛说,去看过霹雳了,根本不一样。





先不提mx到底有没有抄袭霹雳,就从她的态度来讲吧。





以前说自己是霹雳老粉,别人一说她抄袭霹雳,立马就说自己没有看过霹雳。





这个态度已经代表了一切。





再来说说mx的两位亲友,大家应该都是知道的。





一个是aki阿杰,一个是括号君。





前者大家都可能知道,时不时就把薛粉拉出来黑一圈的沙雕,是个sdf,后者大家可能只知道是同道殊途的策划,但是真的没有人发现她策划的广播剧《盲》里面剧情大调吗?





原本pv里有洋洋的图,但是画手取消了授权,因为括号君大改了剧情。





就这么讲吧,他们两个都是薛黑。





最好笑的是前者,md不给商用,还印扇子,mx还当做看不见。有好心人提醒,结果被她这样一颠倒,就变成我们薛粉搞事情。





当时真的气笑了我。





顺便一提,东风志是sd向的,别老是唱了。





想了一下,还有好多可以说的,不过太晚了,我快睡着了,明天早上起来我再补充吧,就先说到这里。





晚安。





醒了,我们继续讲





mx在今年四月发表退网宣言,还十分的煽情,让自己的粉丝不要人肉别人什么的。





结果mx还在粉丝群蹦哒的很欢快,第四本小说不也还在写吗?





重点是,八月份,jj老总直接说,作者没有退网啊。





那么为什么mx要说自己要退网呢?





因为光毛作。





有一个光毛把md出到了高三的语文试卷里去。还有一个做家教的,还让小男生看md,试图掰弯他 ,害的人家去做心理疏导。还有一个给自己八岁的妹妹看md的车。





说起这个车,我们又可以说一说了。





md番外里有一篇童车,mx也点赞过粉丝写的童车。





而童车这些是什么概念呢?





是违法的。





md粉丝很多低龄现在大概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吧,mx这样是在干什么呢?





带坏他人三观,摧残祖国的花骨朵儿。





再继续说说光毛干过的沙雕事情。





光毛曾经将md和中国四大名著并列,称这个第五大名著,并宣称红楼梦抄袭md。





我现在才知道,抄袭界又多了个新词,跨时空抄袭





这简直就和称md是原耽之光一样可笑。





光毛还说过什么呢?





霹雳是tq写的,也是抄袭的。





笑死我惹,别人霹雳是布袋戏,ok?





麻烦光毛提高一下智商,吃一下六个核桃再来跟我们讲话好吗。





还有ky。





我之所以烦了这个圈,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不管打开什么软件,首页一堆md。





不管什么视频,怎样都能扯到md,快看等漫画软件看漫画,往评论一翻,还是md。





甚至百度看新闻,评论都有人在那里认道友什么的。





烦不胜烦。





我甚至已经在各大软件屏蔽了关键词,和md的相关内容,只求放过我好不好。





还有当年mdf,光毛认为《浩气老祖爱上我》的作者抄袭md,天天去评论刷负分,骂人,很难听,结果jj一出来,就忽然全都不见了,只有少数理智一些的粉丝出来道歉。





这和mx也是一样。





mx黑人黑的超级开心,黑完人后就立马溜,简直脚底抹油。





但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她有钱,还有人。





我在今年看见的最搞笑的,就是光母洗地粉的洗白书,还有他们的话:





“请放心,你喜欢上的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





光这句话,我就能笑几年(¦3[▓▓]





光毛的自动屏蔽能力简直能和b站的关键词屏蔽有的一拼。





说起关键词,曾经光毛最疯狂的时候,就是天天在微博搜关键词,各种撕,挂,骂人,人肉,带坏了风气。





现在据说mx开新小号惹,好像又被人扒出来了,听说最近还在那里蹦哒。





我就想问一句,mx什么时候凉?





其他的我想到再继续补充。





好了,我继续补充。





首先如果你们去查,你们会发现,魔道祖师是在好像是天津什么的公司是有商标的,就是营销敲定什么的【可以这么说吧】





并且md圈流传着一句名言:





txt女孩和百度云女孩没有资格称自己为书粉。





但是看看你们mx太太,也是一个TXT女孩啊,脸疼不?





再扯一下,mx在jj的作者回复原话:





【辣鸡羊真的是流量包啊!!!积分涨的飞起!!!】




【流量宝】




【我在想我为什么会写出薛洋这种人物......】




【我写江澄就是为了让他下跪道歉!】





看看吧,这种作者真的值得你们的喜欢?





一个厌恶自己笔下的角色,甚至否定其本身的作者,真的是一个好作者吗?她真的清清白白吗?





中元节那天,光毛p遗照,谁的遗照?xzx太太和p大的。





言辞十分恶俗,和她们光母有的一拼。





而且光母的一系列骚操作也叫吾等凡人自叹不如。





大号好像很理智,就是平时挂挂些粉什么的,小号则是叠字用的贼六,放飞自我,diss拉踩的非常开心,一边当作没看见,一边在私下群里说自己处于劣势,教粉丝如何控评,堪称饭圈榜样。





以前原耽什么的人物根本不可能有全球后援会,这些基本上都是明星那些的,而夷陵老祖就有了。





什么都没说,就是随便提一下。





很多光毛说我们就是嫉妒她们家秀秀,xswl。





嫉妒mx能让我级排第一?能让我考上清华北大?都不能那我嫉妒她干什么?闲得慌?





好吧,我是挺闲的,为了这么个人写了这么多字。





其他的暂时没想到,等会再再再补充(๑˙ー˙๑)





我又回来补充惹。





还是mx和xzx太太那些事。





首先mx他们人肉xzx太太,因为xzx太太跟自己亲友语音唠嗑,就是说mx营销什么的【mxs太太也是因为前几年说营销的话题而被毛粉骂老糊逼的】,结果万万没想到,她亲友在背后捅了一刀,告诉了mx。





这是开端。





然后就是惯常的套路,人肉,私信威胁什么的。





结果xzx太太还被光毛怀疑是自导自演,装白莲花,这些沙雕言论都可以在微博搜到。





我们再来看看当时mx的言论:(资料来自微博 说给魔道祖师尬吹粉)




【造谣的有本事公开对峙,出来让我打耳光】




【全都又毒又蠢又怂(后来自称是针对霹雳粉的)】





再然后,mx就发表澄清洗白微博:(选取部分内容)




【对于人肉,我感同身受】




【营销是谣言,再说没有意义】




【“扇耳光”是针对某些碰瓷造谣的霹雳粉】





说起第三条,我们就不得不提一下前几天的md碰瓷pl的事件。(从朋友那里得知)





大概就是mdf改pl百度词条,改成像这种:




【蝴蝶君:天宫花城原型】





还有其他一些角色。





不过好在plf及时发现,匆匆忙忙地改了词条,不然又是一次腥风血雨。





这次事件可在b站找到。





等我整理会,我们待会再唠嗑一下白衣逆事件和cy【微博一个画手缩写,和西子绪事件有关】事件。





没想到就这个已经唠嗑了五六千字,我觉得我还能唠嗑到一万2333我码文怎么就没有这么有激情呢?





继续谈一下白衣逆事件。





白衣逆事件也算是md里的大事件之一,如果我没有记错,薛粉被开除粉籍也是在这个时候。(以下事件消息来源于百度贴吧 布丽的侍从骑士,并带上了我自己的理解看法和分析,这件事其实我没入圈早到这种程度,只能用看到的老粉的事实证据来说)





首先我们得先了解一下当时薛圈的状况和地位处于怎么样的一个尴尬局面。





就单单贴吧来讲吧,魔道祖师吧,很多sd同人曲没有达到点赞的标准便申精成功了,而薛洋的同人曲,哪怕符合都没有申精成功的。





当时薛洋的帖下面一片骂言,甚至大言不惭地说这是符合吧规。





那个时候有条吧规是这样的:





【为维护吧内和平,禁止讨论薛洋相关】





就从这些来看就知道薛粉当时的处境是被人排挤的,一直到现在,微博等等都还有一些睿智发言,比如说:





【首先魔道本身没毛病,作者也很好,就是一些所谓的薛洋粉一直在那闹事】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就像我头上带了个光环,这个光环的效果是全lof都是我小号,包括客服,和你聊天的都是我,你也是我小号。





是不是很可怕。





咳咳,扯远了,我们重新回到白衣逆事件上面去。





首先白衣逆是谁?她是入坑极早的的薛洋后援会主页君【2016年3月末创立】,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多个成员一起共用的微博账号,统称白衣逆。





白衣逆是很受薛粉欢迎的,当时画薛洋什么的,都要被骂个狗血喷头,后援会就像个坚实的后盾,一个家,至少在我们被人撕,被人挂,被人拿去顶锅的时候,我们还有一处容身之处。





而且白衣逆转发粮时,会先问过原主的意见,就是很亲切那种吧。





白衣逆应该不是作者粉,但也从未在微博发过diss作者什么的言论,不过当时mx发微博很勤快,白衣逆也没有转,也从未提过作者。





但就是这样的人,被人说成黑装粉,还要做长图开撕。





虽然你们可能觉得很不科学,但是当时的薛粉没有什么反应。





那个时候大概是2016年5月份,mx还没有开始花样作,大家还不知道mx是个沙雕,也不知道还有作者下场撕逼这种骚操作。





不过大家还是很团结的,有些薛粉还主动冒充白衣逆帮忙分担火力。





这里放一段布丽的侍卫长的很长的原话:




【为什么薛粉听说了,却普遍没有什么激烈反应呢?因为当时的环境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粉群不知道作者还会出来撕粉这种事情的。没哪个晋江大手这么操作的。这种粉群的事情都是粉群自己内部解决的。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粉圈风气这种玩意儿,报告组织揭发。解决问题的思维很简单:你不认同粉头的三观,那就自己另立山头另起炉灶,你也可以办主页。当时还有产粮的活跃薛粉主动冒充白衣逆的,说这样减少点麻烦。现在一听到粉群里有作者黑,就集体风声鹤唳这样的粉圈反应,都是在白衣逆事件之后才出现的。




另外一个原因,白衣逆事件以后没人敢直接说出来。那就是白衣逆表现的情绪有大众性。墨香铜臭当年的访谈薛粉听了怎么可能不心塞?我个人的想法是薛粉很多都有。第一,访谈突然说薛洋死了,而且还故意强调彻底死了绝不可能活过来。当时入坑的都是书粉,原文没有交代薛洋死了这样的情节,很多同人是基于未死设定的,角色粉立场也肯定希望他活。如果书里原文里写死的,那是自己粉的死人。可是完结后补丁补死角色(还特意往死里补不让复活),到底谁坑了谁?还反踩一脚角色粉对结局心态不够平和?第二,diss薛晓cp向。作者说:薛洋没有被感化,薛洋对晓星尘只是执念,晓星尘和阿箐更亲,晓星尘和薛洋不会在一起,作者准备写一个双道番外(尚未实施)。当时魔道同人圈的主要cp向格局也已经基本成型,掐薛晓的问题也已经起了,说这个话其实等于作者亲自在恁:你们写的薛晓cp文都是ooc。




这个访谈之后,同人写手设定薛洋活着,会被手持作者语录宝训的言必“秀秀说”党diss,被迫科普作者想法。只因为写了薛晓cp就被喷ooc的人更是多如牛毛,对家的语录就是写这个cp就是ooc,秀秀说的。白衣逆被撕大半年之后,我还能遇到对墨香铜臭访谈非常不满表示讨厌作者的圈内大写手粉丝。一直在被作者的语录宝训攻击,要说大家都对作者没有什么负面情绪,恕我直言,这不可能。只是大多数人现在不敢讲出来而已,怕被撕。




5月17日(大致)广播剧《盲》发布,我早上刷到的第一条关于这个剧的消息,其实是薛洋角色画师的。画师已经看过了广播剧,表示薛洋戏份扁平化得非常厉害,大量台词被删,只留下了平面化表现其恶人的内容。而且原书中描写篇幅最长、话语理应最多的薛洋在广播剧中末役,这与画师理解的按照原著内容走的义城剧有巨大差异,显然广播剧内容有针对角色倾向性地严重调整了人物篇幅。画师在发布者微博下要求删掉她的薛洋图,不参与这部广播剧。其后白衣逆才参与一起刷发布者的微博,表达了和画师差不多的观点,并且在薛洋后援会主页挂了这个事情,算是有煽动掐架的意思吧。后来在某位墨香粉整理的撕白衣逆的长图微博和墨香铜臭本人指控白衣逆的微博中,都说白衣逆在黑广播剧扁平化薛洋闹事,但并没有提画师,这个还真。。。这个观点其实是画师的,并不是白衣逆的。




随后墨香铜臭在微博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内出现,转发《盲》,并且手撕白衣逆黑装粉。同时很多人在评论下指路一位墨香粉整理的白衣逆在群内发言的记录长图。我记得内容大体有白衣逆在群内喊口号:不买书等等(白衣逆给出过自己的全文订阅和投雷200块钱的记录,这个应该说的是实体书),以及墨香铜臭人品不好,还有亲妈和后妈一说(这一说在微博上也曾有表露,并不限于群内)。其中说墨香铜臭人品不好,因为截图没有显示出来前因后果,所以并不清楚白衣逆是依据营销论这么说还是因为薛洋这么说。长图还有若干技术图,查了白衣逆的各个小号、ip、手机型号,证明她是作者黑本人。




墨香铜臭的这个微博截图很多人看过,她说她才是薛洋的亲妈,喜欢薛洋,并且解释了她写义城篇结尾时顶着舆论压力发了薛洋的最后一颗糖,完成角色的完整性,大骂白衣逆。白衣逆在先前几天不承认自己黑过作者,微博只说自己不是作者粉,长图出来以后,白衣逆没有发言,也没有对事情作出任何解释。薛洋后援会的其他皮下发微博提出让白衣逆离开主页号,继续保留这个平台(当时8000粉左右),但是墨香铜臭在那个微博下说不可相信他们,要求立刻注销掉微博号。当时涌入微博发言的人很多,大部分在骂白衣逆,很多人(包括我)希望白衣逆同意墨香铜臭的要求,把这个号去掉薛洋的称谓(因为微博注销其实很难),并清一下粉,不再作为公众号使用。




我当时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墨香铜臭说了她喜欢薛洋这个角色,并且认为死对他最为合适。虽然我依然认为事后补丁这个事情不合适,但是你说你是对角色善意的,加上当时真认为作者是个新人,可能把握文章的能力不足造成只能事后补丁,所以她出面说喜欢角色的话,我愿意把她往无辜的一面去想。其次,主页君是作者黑这个事情确实不妥当。所以我希望她为前几天没有如实说话道歉,并转号。




然后薛洋后援会就没有新的回复了,没有清粉也没有转号改名,此后也没有更新微博(2016年8月诈过一次尸抽奖,这个时候是完全明黑了,并且称魔道粉为mdzs粉。)。有一批大佬在这个事件后退坑了,具体原因不明。到现在白衣逆身上还是有很多谜团的,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作品黑和作者黑的,我也不得而知。现在那里还剩了近3000粉,很多名称或者头像和魔道有点关系,这是忘记取关,喜欢它,还是监视它,也说不清楚。最近的事件这么大,她都没有再在薛洋后援会主页上出现,可能是永远消失了吧。】





很长的一段话,却也真实的过分【如果侵权的话,我会删了这段】。





这就是白衣逆事件,然后就是某缩写为cy的画手女士惹。





这件事和xzx太太事件有关系。





我先去休息一下,我们要唠嗑到万字,如何?





我肥来惹,刚刚差点睡着。





我们继续刚刚的唠嗑吧,先上瓜子,吧唧吧唧。





这次我们要讲的是cy女士,就是那个和mx有同人文的那个痴情种。(事情发生内容来源于微博)





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是非常简单的,就是cy是个画手,接了xzx太太的《我五行缺你》的商志,结果就在要交稿的时候,mx人肉了xzx太太,那么作为mx真爱粉的cy说出了什么话呢:




【五行缺你商志找的我,再晚两天爆出来就交稿了 幸好幸好】




【反正就撕破脸了就顺便说了吧 灵异耽美能让人看瞌睡也是不容易......】





cy跑了xzx太太的单,还反过来dissxzx太太,这一波操作做的可谓是熟练无比,估计是没少做过。





台下十年功,台上十分钟。如此熟练的操作,敢问老奶奶您今年高寿多少?





我们再来看看cy这个沙雕说了些什么吧:




【挂出来没凭没据的东西引导风向】




【作为一个成年人感到深深的尴尬和虚弱】




【难怪你的文看着瞌睡】





再说毁约这件事,cy说只是口头上契约,没签合同,自己算不上毁约:




【双方合意自由行动才是契约精神】





后来道歉了,但是有个前提条件就是如果是误伤的话:




【没有证据情况下对西子绪的事情做了不好的揣测】





但是后来又以【评论下的污言秽语和吵架太多】为由,删了道歉的微博,继续发微博说自己没有毁约。





事情的大概就是这样惹,可谓是一个好瓜,充斥着骚操作。





有点困惹,我睡会,等我起床我们继续唠嗑一下mx的拉踩和亲友什么的。





忽然感觉我知道的太多惹,我还把它们都说出来惹,瑟瑟发抖(๑˙ー˙๑)





刚刚怂了一下,因为怕被人肉。。。





我们这会聊一下mx的拉踩吧,等会我在整理一下最近那个令人作呕的人肉事件的来龙去脉。





我们首先看看mx的拉踩名单吧:(名单来自论坛)




【priest




非天夜翔




缘何故




楚寒衣清




风流书呆




捂脸大笑




易修罗




金刚圈




月下金狐




长生千叶




梦溪石




顾雪柔




蝴蝶兰




水千丞




淮上




来自远方




犹大的烟




周瑜




天籁纸鸢




尼罗




酥油饼




困倚危楼




边想




巫哲




霹雳圈







桐华




绿野千鹤




莫晨欢




清静】





真的好多啊,码到手痛。





相信都在这里面看到了不少的熟悉ID吧,不得不说mx人胆大。





我们就挑其中几个来说吧。





首先mxs太太也被mx她们挂过,为什么挂呢?因为几年前mxs太太发过一篇关于营销的文,当时mx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却被光毛认为这是在说mx,就被拉出来撕了。





说mxs太太是老糊逼,还有很多不明的路人【可能是黑装路】因此转黑,导致mxs太太那段时间名声也是直线下降。





然后是p大,具体如何我也不太了解,但是原本p大jj还给mx投过三千地雷,mx也回了,看起来关系不错,谁知道转头翻脸就不认人了,中元节还给p大和xzx太太p遗照。





xzx太太我上面讲过,就不再重复讲了。





接下来就是我最想唠嗑的人,非天夜翔!





可能有些人知道,少年a是墨香亲友,是带mx的那个人,曾经帮aki阿杰商用扇子一事出来站过街,把一切都推给了薛粉。





又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原本就吃个瓜,结果被一阵无稽之风就这么给刮到了风浪口。





肯定有人会问,这和非天夜翔和mx有什么关系呢?





我又有点怂了,跪求保护,也是怕了那群人了。





非天夜翔也是少年a一手带红的。





懂了吧?





师妹火了,就把师兄摁在地上狠狠地踩一遍。





因为我怂了,我们就只能先浅谈到这里,然后转去下一个话题。





现在的访谈,大家都看到mx说自己是洋洋的亲妈,但是你们知道她以前是怎么说的吗?





混薛圈的应该都知道,大多数洋洋同人文都是构建在薛洋没有死,而且对道长有情的基础上。





因为原著对于薛洋的结局描写并没有,可以说是生死未卜,大多数薛粉都愿意相信薛洋没死,但是mx本人却打破了这个幻想。





在mx久远的某次访谈里,mx直言薛洋已经死透了,还是不能复活那种,还是薛洋不可能有情什么的。





可能入坑不是很久的新粉不知道,薛洋和晓星尘的故事是mx高中时就开始构思的故事【反正她自己是这样说的】,而忘羡的故事则是在大学一次睡觉的突发奇想。





我也是不能理解mx的脑回路,想了那么久的角色和故事,最终只是整本书一小部分,还对薛洋明显的表示出那种厌恶。





还有最近的人肉事件,mdf,mx,光毛的态度简直令人唏嘘。





这篇唠嗑我有点怂了,也暂时没有想到还有些什么,因为太多了,我等会去整理最近这起人肉事件的浅谈吧。





其实我最开始发这篇lof也是因为这起人肉事件而忽然想唠嗑一下,也不知道为什么越到后面就好像变成了科普,也就只好这样,让大家看清楚mx这个人吧。





改用光毛的一句话:




这个人是大染缸,不值得你们喜欢。





很感谢你看到这里(⑉°з°)-♡,本lof有万字,能坚持看完的都是小天使www,之后我若是有想起来的,我也会继续补充,再次感谢(⑉°з°)-♡





END.




我比较健忘啊,我刚刚又忽然想起来,mxf这个时候骂人家小姐姐自导自演,当初他们的mx也自导自演人肉,把自己装的很可怜。


是我没毛病( ͡° ͜ʖ ͡°)✧

衫尽:

评论才是我更文的动力啊!

叶琅琅琅琅-脑洞手:

没错是我,不一定回,但一定会看……

非洲烧酒沐龄毓:

请...请这样对待我...谢谢...

栀蔴:

是这样的

瞳三三_一个深爱着刘小别的过气文手:

完全没毛病!!!一看到评论炸裂到飞起!!!!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晓薛】夭寿啦!武当来拐师弟啦!(中………鬼知道什么时候能更完)

楚留香世界观的魔道CP大乱炖!
为了剧情而私设的私设一大堆,主晓薛,看着温润禁欲实则是个腹黑变///态的晓道长×看着流氓邪气实则纯情到连点香阁都没去过几次的(wei)皮华洋
有其他副CP,有原创人物。
魔道CP明确所以会打tag,至于楚留香的话各种都有所以只打主要tag。
狗血剧情有,注意避雷。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文笔不好,还在锻炼中…………
注意这里!!!本章有微邱蔡以及忘羡隐形越野车。
名字就定成这个吧我也想不出其他名字了(咸鱼瘫)
以及蔡师兄是个暴娇(?)并不是财迷!不玩楚留香的小可爱要注意啊!!!
能接受的就请往下吧——




















































虽然师兄师姐和他说过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要和晓星尘在一起………
薛洋咬下一颗糖葫芦,瞄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晓星尘。
但是道长这么好看,还给他糖吃,不会对他怎么样吧?就算真的心怀不轨,他薛洋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晓星尘总不至于把他吃了吧?
再说了………
薛洋看向坐在他对面的金光瑶和樱月夕。
现在他也不是一个人和晓星尘待着。
“阿洋,接下来你们有何打算?” 晓星尘放下茶盏,笑着问薛洋道。
“啊?啊!?” 薛洋回过神,咽下口中糖葫芦。“不知道啊,瑶瑶,小夕,你们说呢?”
“我想找寻姐……” 这是樱月夕。
“我想躲起来……” 这是金光瑶。
金光瑶揉了揉眉心,现在他可烦的要死。上次那个悬赏任务没完成,钱没拿到就算了,结果还惹了一身骚,现在还要在这看着熊孩子,而且……
金光瑶看了下晓星尘,又看向薛洋。
哎呦……我辛辛苦苦带大的傻儿子哦……
“既如此,那阿洋和我一道做任务可好?” 晓星尘说道。上次那么一弄,华山的人肯定和薛洋说了什么,所以现在,首先还是要消除薛洋的戒心,能够和他单独一块才行。
“那瑶瑶和小夕呢?”
樱月夕与金光瑶非常同步的放下茶杯,看了眼晓星尘。
“我有任务,先遁了。”
“师门课业,要做了。”
说完金光瑶和樱月夕便一前一后的走了,徒留薛洋在那懵逼。
“那阿洋,走吧?”
“哎?啊!好的!”
薛洋应了一声跟上晓星尘。
应该没有事的吧……?



何止是没事啊!?简直要称霸江湖了好吗!?
…………虽然并没有
但是!!!
薛洋眼冒星星的看着面前正与中原一点红对打的晓星尘。
道长………真的太厉害了!!!
天知道他和金光瑶他们组团打这个本打了多久!?又被打的多痛!?
虽然现在他们只是打的侠士本但是他们只有两个人啊!而且他自己还在一边吃瓜。
全程都只有晓星尘在动手。
晓星尘一边应付着中原一点红,一边偷偷瞄下薛洋。在见到薛洋眼里闪着的光,晓星尘轻笑出声。
是真的单纯。



“道长!道长!你好厉害啊!”打完后薛洋一直围在晓星尘身边,眼里光芒闪烁。“我什么时候也能变得这么厉害?”
晓星尘将手放到薛洋头上摸了摸,“迟早会的。”
不,有他在并不需要。
薛洋还想在说什么,余光一撇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哎?那个人不是………师父?”
听到薛洋的话,晓星尘转头,就看见忘羡二人骑着马向这边跑来。
来到晓薛二人面前,蓝忘机将马停下,然后对二人点了下头,而魏无羡却并无反应。二人也没有下马的意思。
薛洋看着魏无羡,只觉奇怪。
他这师父无时无刻不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笑容好像永远都会挂在他的脸上。但此时魏无羡面上泛红,手抓着蓝忘机的袖子 ,整个人缩着,身子轻微颤抖。
薛洋所见的,晓星尘又何尝没注意到?他与蓝忘机对视一眼,心下便明了,眯眼微笑:“看来师弟与师侄有事要忙呢,那我和阿洋便不阻你们了。”
蓝忘机再对晓星尘点了下头,“告辞。”说完脚一踢马肚,就要离开。
而也就是那一瞬间,魏无羡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腰一下挺直,惊叫出声。
“唔!、蓝二哥哥别、呀啊!”
果然是那样呢………
晓星尘看着渐渐远去的忘羡二人,心里打着某些小算盘。
“道长,师父他怎么了?受伤了?”
晓星尘回头,见到薛洋一脸疑惑还有眼里的求知欲,心里没来由的有种负罪感。
“啊……师侄没事的,阿洋放心,况且含光君也在呢。”
“哦……哎!?师侄???师父???”
“嗯,无羡是我的师侄,他母亲是我的师姐。”见薛洋一脸疑惑,晓星尘解释道。
“可武当不是只收男弟子???”
“以前是有女弟子的……只是后来就没有了。”
“哦⊙∀⊙!”



那一次之后,金光瑶和樱月夕好像变忙了,薛洋去找他们去登剑阁都说没空。
但根据薛洋自己的观察,樱月夕应该是忙着和沈冰寻黏糊,毕竟七夕节快到了。而金光瑶则是忙着躲什么人,毕竟有时薛洋自己无事在野外御剑到处飞时会看到金光瑶躲在一些平常人找不到的地方。
所以,现在薛洋大部分时间都和晓星尘在一起。
但是,最近薛洋没有去找晓星尘。
因为,晓星尘不久前去了玲珑坊!
并且,还是薛洋自己亲眼看见的!
“哼!本来以为道长是个不错的人!没想到居然回去这种地方!!!”
顾祭辰听了,说“你自己也不是个好人啊,邪恶值都超三百………对不起我什么都没说。”
………惹不起惹不起。
“就算这样,可我不会去这种地方啊!!!”
………你不去那地方是因为对那地方有阴影吧?
顾祭辰拍拍薛洋的肩,“晓星尘好歹也是个男人嘛,男人……总会有那方面的需求的,即使是明月清风也不列外。他又没有道侣………不就………”
顾祭辰说到这,突然感觉脖子上一凉,立马噤声。
“呵,是吗?那顾少侠去过几次呢?这么了解……怕是去过不少次吧?”沈冥玄说着,手中匕首更加接近顾祭辰的脖子。
“咳、小玄你听我解释………”
沈冥玄没理顾祭辰,只是看向薛洋。 “你要是好奇,可以自己去看看。”
薛洋听了,一愣,然后反驳:“我……并没有好奇,只是……感觉心里不怎么舒服。”
沈冥玄看了薛洋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啧,儿大不中留……”
薛洋:?????
沈冥玄也不再多说什么,拽过顾祭辰的领子就拖着人走,走了几步又顿住,回头看像薛洋,扔了袋元宝给他,“想去就去吧,钱不够算我账上。”说完拖着顾祭辰走了。
薛洋拿着那袋元宝,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


结果……还是来了。
薛洋站在玲珑坊门口,手里拽着沈冥玄给的钱袋。
薛洋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再来这个地方,而且他也没想到,晓星尘居然会来这种地方。
一想到晓星尘来这里,薛洋心里就一阵泛酸,怎么样都不舒服。
这么好的道长,为什么会来这种烟花之地!?
薛洋是越想越气,心一横走到现如今负责玲珑坊的沈袖面前。
“老子要点人!”
沈袖早就注意到薛洋了,也认出了薛洋。毕竟薛洋最近都和晓星尘在一起,名声也渐渐传开了。
沈袖很聪明,见薛洋这模样也知他是第一次来,顺着他道:“不知少侠要点谁?”
“道……那个明月清风,他点谁我就点谁!”
沈袖听了,轻笑一声,心下有些明了,这也能解释晓星尘为什么不在薛洋身边了。
看来会有一出好戏了。
“少侠请随我来。”


薛洋跟着沈袖来到玲珑坊的一间上等房门前。
沈袖敲了敲房门,道:“蔡师兄,有贵客。”
“有钱留下,没钱就滚!”
从房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很暴躁, 看来声音的主人脾气并不是很好。
薛洋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主,一听这话立马怼了回去:“给你一袋元宝,要不要?”
“…………进来。”
闻言,沈袖推开房门退到一边,让薛洋进去,待薛洋进去后,沈袖就把门关上。
薛洋进去后,就见一个面容英俊的男人坐在桌边喝着茶,身上居然穿着武当派的衣服!
对此,薛洋只是惊讶了一瞬,但他更多的心思放在晓星尘不仅来这里点人,而且还是点的男人!
“呵,不是说武当弟子都很有钱吗?怎么你会在这里卖呢?”薛洋冷笑道。
蔡居诚一听,眉毛挑了挑,但是看在一袋元宝的份上忍了下来,突然又回过神来,看向薛洋。
这家伙不知道他是什么状况吗?不是全江湖都知道………
想到那些糟心事,蔡居诚的太阳穴狠狠突了两下,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这位少侠,贵姓?”
“…………薛”
“…………薛少侠要不要喝杯茶?”
“不要。”
啊………尬聊现场。
两人相顾无言。
气氛实在尴尬,薛洋忍不住,问蔡居诚道:“你们这里没有酒吗?老子要喝酒!!”
蔡居诚眉毛挑了挑,但是好不容易来了个冤大头,也就强忍着脾气回答:“有!薛少侠要喝什么酒?”
“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给老子拿来!”
“………行,反正不是花老子的钱。”
说完,蔡居诚起身走出房间并大力甩上了门!
…………嘿我这暴脾气:-)



等蔡居诚回来,身后跟了几个小厮,每人手上都抱着一缸酒。
“此乃姑苏天子笑,楼里有的都给你搬来了,那你是不是……” 说着,蔡居诚伸手敲了敲酒缸,“该把钱付了?”
薛洋冷哼一声,直接把沈冥玄给的那袋元宝扔了过去,想着晓星尘居然这么眼瞎点这么个财迷,还是男的!!
蔡居诚接住钱袋,打开发现还真是一袋元宝,难得的笑了笑。“开封,给薛少侠倒酒。”
然后………
然后他们就疯狂的喝起了酒。
主要是两人之间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晓星尘的缘故,薛洋对蔡居诚没什么好感,而既然对方不给自己好脸色看,蔡居诚更不会去热脸贴冷屁股,要不是薛洋那一袋子元宝,蔡居诚还不给他进来呢。
然后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各自饮酒,一不小心……
就喝大了,也喝醉了。
“都是邱居新那个混账的错!要不是他!我怎么会落得这步田地!!”
“晓星尘那个伪君子!什么明月清风!!呸!道貌岸然!不要脸!!”
“卑鄙小人!”
“无耻之徒!”
“衣冠禽兽!”
“浊月污风!”
门口的“衣冠禽兽”和“浊月污风”:……………

【对话体】魔道之穿越次元壁的魂穿脑电波

更新啦!(闭嘴你这个拖更的家伙)
猜猜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小公主乱码了呢?
嘛………很快澄宁就要修成正果了,WIFI也到了要回去(腰要离家出走)的时候了呢。
还有非常久之前的那篇晓薛武华,大概近期就能更新完………中篇了(大概吧?我肝一下)
还有,用红豆看的各位小可爱,请注意一下,看一下我很后面才发的声明(点tag里最长的那个,可以看到),很抱歉这么久才说明,所以前面刷其他CP的有点多,有CP洁癖的小可爱看到了就忍一下吧,实在不行,就私信我,我会去删的。
就这样吧。
前文请点tag里最长的那个。
那么以上——————————评论链接。

【对话体】魔道之穿越次元壁的魂穿脑电波

说好的更新来啦!!!(闭嘴你这个拖更的家伙)
总之一句话,粉切黑真的很可怕,不信请看由乃(突然窜场)
嗯,所以就……又分开啦,毕竟太容易得到,就不会去好好珍惜了……
最后,声明大家有看吗?都乖一点哦~否则就炸给你看哦(*^ω^*)
前文请点tag里最长的那个。
那么以上——————————————评论链接。